探索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4/%E6%8E%A2%E7%B4%A2%E6%97%85%E8%A1%8C%E7%A4%BE/
阳光商旅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5/%E9%98%B3%E5%85%89%E5%9B%BD%E6%97%85/
君安旅行社

爱华少年侦探团 第五季 5.线索

2018年11月16日 08:20 来源:爱华中文学校


/

  我边走边听着Antonio的分析,突然我一脚踩到了地上一个突出来的东西被绊倒在地。

  “好痛啊!”我大叫了一声,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还好吗?”Antonio笑着说。

  “还好。”我回答。

  我低头仔细看了看,发现地上都是灰,灰堆里露出了一只大锤子,看来这就是刚才绊倒我的真凶了!

  “你看你找到了什么!打洞用的锤子!我们可以顺着锤子的牌子来找到卖家,只要找到卖家就能找到买锤子的人,然后就可以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洞!”Antonio非常高兴地说。

  我伸手把锤子拿起来,锤子出乎意料的大,也出乎意料的重,我用两只手用力才把锤子举了起来,锤头黑漆漆的有我小手臂那么长,侧面是正方形的,差不多有半本书那么大。

  Mario从我手里接过锤子,仔细查看了一下锤头和木柄之间刻着的一个标记说:“我来查一下这附近有没有这牌子的五金店。”

  Mario在手机里开启了谷歌地图,然后开始搜索附近的五金店。

  趁着Mario在看手机,我们把这个房间搜了一边可是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也没找到。

  “头儿,我找了找这附近没有,只有一个很远的五金店有卖那个牌子的工具,我们可以派人去查。”

  “不用另外派人了,这里已经没线索了,我们直接去五金店。”Anotonio说。

  “可是我还有上午课要上?”

  “没关系我跟校长说一下,但是你有可能成为学校名人哦!”

  我心想:太好了,又不用交作业了。

  于是我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学校,又上了威风的警车跟他们去五金店。我伸了伸懒腰看了看时间是下午15点正,然后就瘫在座椅上。

  朦胧中似乎有人推我,还喊我:“Zhou!起来了,到了!”

  什么?!我居然睡着了!肯定是昨晚打游戏打得太晚。我又懒洋洋地看了看手表现在是16点,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不知道还可不可以准时回到家。

  我们走进崭新的五金店,发现这里开张还不久,而且店面还不小。这里有各种奇葩的工具,有的我连见也没见过。

  “你这里有卖这种锤子吗?”Mario拿出手机里的锤子照片给店员看。

  “有....。。有啊,怎....。。怎么了?”服务员看见警察登门,不由慌张地说。

  “别怕,你能告诉我谁最近买了这锤子吗?”

  “这个啊,应该是前个月卖出去的,等下!我看下资料是什么时候。”

  我心想:不可能啊,我是前几天看到那两个人怎么可能是前个月呢?难道那两个人不是来敲墙的。

  店员在电脑上查询了一阵说:“找到了,是这个人前个月买过去的。”

  Mario连忙跑到电脑前一看,只登记了一个名字Julio,这怎么查?

  店员结结巴巴地说:“这个人就住在附近,他的祖上留给他一座带花园的别墅,我们到门口,我指给你们看。”

  我们走到店门口的大街上,顺着店员手指的方向一看,大概是三条街之外的地方,有一片围墙挂满了绿色植物,店员说那就是Julio家的别墅。

  Mario拿出手机拍了个照发给信息组说:调查一下这个人。

  我们走出了五金店,往那座别墅走去,我以为信息组回复会很慢的,结果出乎我意料,没想到只过了几分钟就回复了,看来信息组不是只吃饭用的。

  Mario说:这个Julio的爷爷是个富豪,在1935年因内战而死,他的大部分房产都被收归国有,可能因为他涉及到了政治事件中。

  信息的最后部分是一张长长的清单,列出了曾经属于Julio爷爷的所有房产。

  Mario看了片刻摇摇头说:“这些信息太古老了,很多街道都已经重新规划改过名字了,我需要让人把街道名字全部转换成现在的名字。”

  我说:“那我们现在就回去?还是去拜访一下这位Julio?”

  Antonio想了想说:“我们可以邀请他来警局聊一聊,如果贸然登门的话,可能他的邻居会说闲话,引发矛盾。”

  我们跟着Antonio一起往停车的地方走,我把手机拿出来,用whatsapp把我上午在地下室录到的东西发给了Antonio。

  Antonio高兴地把录音发回警局给了证物室,然后就等着电脑技术员把这段录音中有用的东西找出来了。

  Mario用车把我带我家门口才跟我告别,今天总算没有晚回家,天下太平!

  第二天中午我刚下课,正跟同学一边聊天一边往外走。忽然看见有个眼熟的警察在右边地下室楼梯口朝我招手,我连忙跑了过去,他告诉我Antonio和Mario都在下面。

  我心想:这下省事了,我蹭饭不用跑那么远了,等下跟着Antonio就有饭吃了。

  我一溜小跑进了地下室,Antonio和Mario还地下室大厅里说话,看见我跑进来,Antonio连忙说:“你的录音分析出来了,是两个男人的谈话,但是有用的东西不多,其中一个问:你确定是这里?另外一个回答:就是这四间房间中的一间,但是具体哪块砖....。。后面的你没有录到。”

  我想了想说:“那么Julio爷爷的房产调查的怎样了?”

  Mario说:“已经确认了,你们这座学校原来就是Julio爷爷做生意的一个仓库。后来收归国有,被改建成了学校。原本只有地面一层和地下一层,后来加盖了三层上去。”

爱华少年团  周超楚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