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一场和西班牙无关的世界格局重组

2018年09月24日 05:29 来源:本报评论员 谷粱


/

  提要:整个九月就像患了“后假期综合症”,西班牙的政客在为领导人的学历互撕,中国人的话题圈则被瑞典的中国游客锁定。社交网络上一群一群的人为这样的话题互喷口水。政客不再关心经济,读者不再关心事实。我们这个时代,再次进入到一个过度言论的狂欢时代,言论危机正在来临,更严重的是:言论危机正在酝酿一场真正的金融危机。

  2018年,是雷曼兄弟倒闭10周年。这个引发将近十年次贷危机的标志性事件一直在引起大家的反思。这场旷世难见的金融危机和经济灾难如此严重,大家一致认为这种垂死的经历不应重演,各个金融机构也绝对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但是,天道好轮回。10年前同等级别危机不会再出现的看法太过牵强,不只是有点天真。事实上,导致10年前那场危机的根源依然存在,而且十分活跃。下一场危机或许会在金融生态系统的另一个角落萌芽,然后扩散开来。熟悉的警示信号不断释放出来,每一次危机的诱因可能不会相同。

  金融崩盘通常肇因于以下其中一个或者多个因素:家庭或企业普遍承受着高债务,经济政策里理财产品都依赖高杠杆、金融业风险承受增加、投资者过度自满,以及利息低波动率等因素都助长了贪婪及繁荣等等。

  就像2008年前的西班牙,随便投资个项目都可以赚钱,感觉躺着都能来钱,银行也是“资金雄厚”放贷要求极低……整个世界仿佛再次轮回到了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前的状况,而且这一次的炸药火力会更猛烈。

  根据麦肯锡的统计数据,去年全球债务上升至169万亿美元,2007年时为97万亿美元。金融体系目前杠杆较低,但10年来的近零水准利率和超低波动性,已经助长金融生态系统普遍的投机和冒险行为。不仅仅委内瑞拉国家破产,通货膨胀超过1000万倍。看起来稳定的阿根廷,一年前也大张旗鼓地推出一项100年期债券。

  2008年以来,各国央行向金融体系注入了数以万亿美元计的流动性,推高了经济增长、企业获利能力和资产价格。但这种状况并非是市场恢复正常,而是有政府资金这个外力支撑。西班牙的公共债务从2008年至今,已经增长了近三倍。国家和央行不断通过给金融业注入资本以保证金融市场的正常运转。这看起来本是宏观调控和国家调节的正常现象。不正常的是,几乎所有领域都开始依赖政府的“注资”和“调控”。

  不愿花钱的拉霍伊下台了,只会撒钱的桑切斯在台上还没有任何作为。西班牙这个小气候,对比着全球经济冲突,让这种全球范围内的危机感更为明显。

  这些风险包括中国企业债膨胀、美国利率上升和美元升值引发新兴市场崩跌、美国企业获利下降、欧元区瓦解、全球贸易战、油价大跌和通胀骤升。

  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在这个升级背后,是美国孤立主义和中国扩张策略的冲突。

  自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世界各国央行的外汇储备中美元比重有所降低。一方面是惧怕特朗普不靠谱的经济策略,更重要的是各国央行嗅到了不稳定的因素。当世界第一经济体开始收缩自保时,反映出全球经济的“不可救药”。

  特朗普政府一直强调“美国优先”的立场,发动贸易战、汇率战,并加剧可能引发真正战争的地缘政治冲突,外国央行或许有很充足的动机来削减美元敞口。

  伊朗、俄罗斯和土耳其等一些国家已经在考虑如何减少对美元的依赖,在某种程度上是为了避免美国对其施加的惩罚性制裁。美国通过限制某些国家使用美元这种全球储备货币,对其加以制裁。

  坦白说就是,一些国家担心美国利用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来打击他们。

  比如美国最大的敌人伊朗,数年来一直用非美元货币为部分石油出口计价。遭受美国大力度制裁的俄罗斯都越来越多的对美出口商品面临加征高达25%关税的措施。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中国也一改温和态度,征收美国商品关税。土耳其也是如此。该国经济受到近期里拉暴跌的拖累,美国对进口金属加征关税又加剧了土耳其的货币危机。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关系迅速恶化。

  作为储备货币必须具备四个基本条件:规模、稳定性、安全性和流动性。没有其他哪一种货币像美元这样接近满足所有四个条件,美元被作为首选全球储备货币已有50多年的历史了。美元参与了世界上88%的外汇交易,而且通常也是国际间诸如石油、金属和黄金等大宗商品交易的计价货币。超过80%的石油交易是以美元标价的。

  但美元的全能王地位不会一成不变。商人总统特朗普的做法正在毁掉美元。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全球第二大美债持有国——日本在6月将其美债持仓减少至1.03万亿美元,为2011年以来最低位。

  日本当然不是与美国敌对的国家,只是因为现在日本与美国的政治和经济关系更加脆弱,无需鼓励就会削减美元减少自己的风险。

  欧元/美元汇率是全球最具流动性和最重要的汇率,交易规模在所有外汇交易中占到近四分之一,每日在1万亿美元左右。正是由于其极具深度和流动性,该汇率才如此稳定。

  美国总统上周再度抨击德国和欧洲,他认为欧洲刻意压低欧元汇率以提振出口及贸易,使他们得利、损及美国企业。特朗普向彭博新闻表示,“欧洲几乎就和中国一样坏,只是坏的程度小一些。”

  对美国的贸易顺差问题,美国对德国的怨恨要比中国大得多。今年上半年,德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比对其它国家的贸易顺差都大,规模在244亿欧元左右,全球贸易顺差达到1,215亿欧元。德国今年的经常帐盈余可达2,990亿美元,连续第三年创全球最大规模。这比排名第二的日本经常帐盈余还要高出逾50%。

  从外交角度而言,德国能否通过某种方式操纵欧元汇率还有疑问。但在全球三大贸易顺差国中,德国对汇率施加的影响最小。

  中国已允许人民币汇率更具弹性和双向波动。但在中国的资本管制下,人民币汇率仍受到严格控制。人民币汇率走向基本仍是由北京决定。日本在过去20年中,对全球外汇市场的干预行动次数远多于其他任何发达国家,基本都是在打压日圆,阻止日圆升值。

  长期以来,历届美国政府都指责日本、中国和德国操纵本国汇率,并通过其它商业手段使自己在全球市场获得竞争优势。1980年代的美国总统里根不喜欢日本;中国则被2000年代的小布什总统所厌恶,现在特朗普把愤怒的矛头对准了中国和德国。

  “美国经济不受压力越来越大的外部世界的影响,而独自保持一片繁荣的绿洲,这是完全不可能的,”格林斯潘在近20年前曾这样警告。随着美元的飙升和土耳其危机可能引爆整个新兴市场。

  美元自4月以来上涨了8%,10年期美债收益率今年上升了近50个基点,两年期美债收益率上升75个基点至10年高位2.70%左右。美元涨势并没有暂缓迹象。美元兑主要及新兴市场货币上涨,兑人民币则逼近7.00关口,这尤为引人关注。

  这些金融数据,对我们普通读者来说,可能没有概念。但人民币对欧元,对美元的涨跌,都是金融市场动荡的一个表现。美国老顽童总统特朗普到处撕其他国家,在这些看起来冲动的举动后面,是美国对自己利益的捍卫,以及对全球格局正在发生巨变的危机感。

  这是一场会影响世界格局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中国是主角之一,而西班牙有存在感吗?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