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巴西国博大火是天灾,也是人祸

2018年09月06日 02:17 来源:新京报


/

  辛文话

  尽管当地警方初步认定是博物馆内部电路短路导致起火,但偶然之中多少带着必然。

  当地时间9月2日晚,巴西国家博物馆被火光笼罩。两个离博物馆最近的消防栓竟无滴水流出,消防员只得就近汲湖水灭火。错过了最佳时机,南美洲最大的自然历史博物馆一夜之间只剩满目断壁,各路学者两百多年的心血灰飞烟灭。

  大火是天灾,更是“人祸”

  次日早晨,消防员和联邦警署在一地灰烬里拯救幸存的展品,然而,除了陨石幸免于难外,消防员和博物馆工作人员只抢出了几个箱子,一些标本和显微镜。几乎90%的藏品已经被烧毁。

  博物馆前院的铁门外民众云集,人们除了来悼念失却的童年记忆,也是要向失职的政府讨个说法。

  这一场灾难,是天灾,也是“人祸”。巴西经济多年不振,债台高筑,自2014年危机以来,财政紧缩政策当道,执政的巴西民主运动党砍掉大笔科学教育经费。公立的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首当其冲,隶属该校的国家博物馆也受池鱼之殃,四五年的时间,预算就从十三万美元缩水到八万美元。

  去年恐龙化石展厅闹白蚁,巴西国家博物馆馆方竟要去线上众筹方能消灭虫害。相比起世界杯和奥运会的风光,其国家博物馆失修多年,员工下班都得拔掉电源来预防火灾。如今,尽管当地警方初步认定是博物馆内部电路短路导致起火,但偶然之中多少带着必然。

  佩德罗二世考古收藏毁于一旦

  巴西国家博物馆的建筑,原本是葡萄牙皇室在其南美殖民地的行宫。1808年,为了躲避拿破仑的入侵,葡萄牙国王约翰六世携其家眷来到里约热内卢居住。约翰六世之子佩德罗王子与奥地利女大公利奥波蒂纳成婚之后对这座行宫加以扩建,以至有今日之规模。此后,佩德罗宣布巴西独立,成为帝国第一任皇帝,该建筑遂成为皇宫,一直到1889年帝制结束。新成立的共和政府将佩德罗之子佩德罗二世赶去了欧洲,皇宫被改造成博物馆,向普通民众开放。

  巴西国家博物馆的机构,本身的历史也很悠久。1818年6月6日由葡王约翰六世创建,起初为皇家博物馆,用于容纳十八世纪以来在巴西采集到的众多动物标本,真正经历繁荣发展还是在巴西皇帝佩德罗二世治下。

  佩德罗二世一生很有作为,他推进现代化不遗余力,军事上稳中有进,一度使巴西跻身世界列强。然而,佩德罗的志趣始终是求学,十九世纪七十年代,他开始巡游欧洲非洲,他带回来的古埃及、古希腊和古罗马文物,构成了南美洲极为罕见的考古收藏,可谓巴西的镇国之宝。佩德罗二世毕生喜好读书,能驾驭十余种语言,甚至包括中文,其所收藏的数万册古籍皆存于巴西国家博物馆内。

  美洲最古老人类骨骼恐遭不测

  除了古埃及和古罗马的文物、恐龙化石外,巴西国家博物馆还藏有美洲最古老的人类骨骼——拥有12000年历史的“卢齐亚”。上世纪七十年代,巴西考古学者们在国境腹地发现了一处古人类遗址,岩画上描绘着先民捕猎巨型犰狳的场景。巨型犰狳冰河时期就已灭绝,那么,这样的岩画是否意味着人类出现在美洲是冰河时期之前的事?果不其然,考古学家在该遗址底部发现了不少人类遗骸,经过断代发现时代最早的一具女性骸骨竟是一万两千年前,比迄今为止所有发现的美洲人骨都要早。

  这具化石骨骼后来被命名为“卢齐亚”,此名是著名的非洲古人类化石“卢齐”的变形,之所以如此命名,是因为很可能是非洲人,而不是亚洲人。人类或许在冰河时期之前就已经到达了南美,而不是在冰河时期间通过冰封的白令海峡迁徙而来。卢齐亚头骨的解剖学特征也证明了其并不形似蒙古人种,而是具有典型的非洲特征。这样石破天惊的人类学发现,也收藏于巴西国家博物馆。只是现在看来,“卢齐亚”很难幸免于难。

  如今博物馆刚过两百寿诞,这些珍品就遭此噩运。10月份巴西总统选举就在眼前,只怕这场惨烈的火灾将会成为党派争斗的靶子。但回忆的遗失,历史的消亡,这样的伤痕又岂是政权更迭就能抚平的?

  □沈辛成(青年作家、博物馆学者)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