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爱华少年侦探团 2018暑期特别版 4.Wellingtong是凶手?

2018年08月23日 11:21 来源:爱华中文学校


/

吃完后,我只能待在这了,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Antonio请我吃午餐也有他的目的。他叫我上警车,看来他想去案发地点。上了车Antonio就开了警灯,车的速度风驰电掣一般,后面还跟着两辆警车,我非常激动地喊了一声:“全军出击!”

Antonio居然去了Wellington的公司,跟公司总经理Carlos说:“Carlos,能把监控器前几天录下来的视频给我看看吗?”

“怎么了Antonio,发生了什么事吗?”

“你办公室的Wellington是我们案件的怀疑者之一,我们想知道Wellington这几天早上到的时候,衣服有没有粘着像血似的液体?”

“哦,是这么一回事啊,跟着我,我带你们去。”

我们不停地查来查去,每个监控记录都翻了几十遍,最后我们只发现了Wellington那天早上是满头大汗地跑进来的,看来他很急。我们要找的线索找到了,就告辞了。

“谢谢Carlos我们后会有期。”

“再见了,Antonio。”

我们一出去,看见太阳要落山了,我着急地问:‘‘Antonio,几点了”。

Antonio看了看说:“”已经八点钟了”。

我心想:又要被爸爸骂一顿了,嗨啊,谁叫我这么贪吃啊。

Antonio把我送回家后就开回警察局了。我鬼鬼祟祟的把门打开,第一眼看见的是一盘美味的鸡腿,我自言自语的说:“有可能是一个陷阱,可是因为是鸡腿,所以天塌下来也要拿到手”。

刚要拿的时候,爸爸瞬间出现在我面前说:“你不是说不会晚回来的吗?”

我害怕的说:“老爸,这个......你误会了,我说今天我会晚点回来的,有可能你听错了”。

“你敢骗我,我罚你今天晚上不能吃鸡腿,看你还会不会骗人。”

我赶紧抱住了老爸的胳膊撒娇,可是我老爸不吃这一套,最后我只能乖乖的进我房间先吃点零食等妈妈回来,再求妈妈。等着等着我就睡着了。

滴铃铃...滴铃铃...我被电话吵醒,拿起一看原来又是Antonio。

“Dani,中午好,应该早就起来了吧,你马上过来,Paula和Mario通知了Wellington过来再询问一次,我觉得他有情况没告诉我们,我在这等你。”

我半睡半醒地想了想Antonio说的话,然后自言自语地说“这就已经中午了吗?我昨天晚饭都忘记吃了,现在下去吃掉也不迟。”

我穿上了衣服就走到厨房,但是所有的盘子都是空空的,就大声地喊了一句:“我的鸡腿呢!!!”

妹妹听见了,得意洋洋地说:“今天早上的那盘鸡腿啊?我吃完了。”

我生气地说:“你怎么敢把鸡腿都吃掉!!”

妹妹说:“我本来想留给你一点的,可是你这么晚起来,我就吃完了”。

“你给我记住啊,以后我不跟你好了,对了午饭呢?”

“爸爸和妈妈有事情很早就出去了,我把鸡腿吃饱了。”

“那我呢?”

“去你那警察局吃免费午餐呗。”

“我在那里吃饭是要付出代价的,时间啊,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可是到了这个地步,饿肚子可不是个办法。

我和妹妹告别后就马上跑到了警察局。跑到Antonio办公室,我先打了招呼,然后又有点害羞地问:“Antonio,今天能请我吃饭吗?因为爸妈不在家没人给我烧东西吃。”

Antonio微微一笑,豪爽地从抽屉里拿出三张餐券递给了我。有吃的填饱肚子是最重要的事情。

“Dani,吃好了就马上过来,我们要再次询问Wellington。”

这次我狼吞虎咽地把那三份午餐全吃进去了,我把桌子整理了一下后就去了Antonio那儿。

路过笔录室的时候,Mario和Paula已经在询问Wellington,我赶紧跑到隔壁监控室跟Antonio会合,才听见他们的对话。

Mario说:“Wellington,你2号那天早上为什么是满头大汗地到了公司?”

“我那天早上在酒吧碰到了一个朋友,我们聊了一阵,后来我看了看时间,发现我要迟到了,就飞快地跑到了公司。”

Wellington一说完我就开始怀疑他是凶手,因为我看了看地图,发现从小巷跑到他的公司只有一点点路,是不可能让他满头大汗的,除非他在这之前还干了什么别的事情。

我把想法跟Antonio说了,Antonio考虑了片刻回答说:“法医Jose已经给了我们详细的尸检报告,Elena是被人从背后勒住脖子,再用刀割破喉咙致死的,所以凶手的衣袖、肩头都有可能沾上大量血迹。但是Wellington完全没有。”

我考虑了片刻说:“那么会不会Wellington只是凶手之一?他负责吸引Elena的注意力,有人从背后下手?”

Antonio点了点头说:“这个可能性倒是很大,Mario他们马上要问完了,我们讨论一下。”

我跟着Antonio回到他办公室,不一会儿Mario和Paula就走了进来。Antonio问:“后来怎么了?他说了些什么?”

Mario扬了扬手里的笔录纸说:“不能确定他是凶手,但是至少他没说真话,根据我们的调查,Wellington有每星期两次健身的习惯,虽然只是简单地做一些运动,但是绝不会跑五百米就满头大汗。”

Paula接着说:“关键是,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把他列为嫌疑人,所以我们计划从侧面调查。”

 爱华少年团   叶锦翔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