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爱华少年侦探团 2018暑期特别版 3.新的发现

2018年08月18日 07:07 来源:爱华中文学校


/

我用颤(chàn)抖(dǒu)的手指按下了接听键,刚‘喂’了一声,还没来得及问是谁,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老爸的大吼:“你这个小子还不回家吃饭!你不想吃了! 你妈手机坏了,不然我才不给你打电话呢,快给我回来吃饭!”

我连忙答应了一声,挂了手机,一路小跑,到家后在骂声中吃饭: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如果我们不叫你,你是不是就不回来了?

他们一直嘟(dū)囔(nānɡ)我,吃完饭,我洗洗澡就睡了,但是我躺在床上一直在想:到底是谁弄的那个坑?还把监控弄坏了?是谁把Elena给杀了呢?想来想去没有头绪,也罢,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我刚起床就接到了Antonio 给我打的电话,我说:“怎么了?一大早就给我打电话?”

“Hi,我们今天要询问死者的同事和他的债(zhài)主,我们要问他们有没有不在场证明,你也来警察局听一听吧!”

“好!我现在就过去!”

因为离警察局很近,我就慢悠悠地吃好早饭,收拾好桌子准备去警察局,我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老爸咳(ké)嗽(sòu)了一声,我连忙说:“老爸,我去一趟警察局,今天不会回来太晚的,我走了啊。”

我好像听到老爸“嗯”了一声,可是又好像没有,出了门后我就直奔警察局了。

到警察局门口就看到了Mario和Paula,他们去笔录室,我去办公室和Antonio碰了面,我们简单的聊了几句就去隔壁的监控室了。

笔录室里,先到的是Wellington。

“Wellington,2号那天上午你去哪了?”

“哦,我9:40就出发去公司上班,我先去买了早饭,然后去了公司,到公司大约10:30。”

“请告诉我你家和公司的地址。”

“我家在五月街39号4楼A,我公司在科学院路2号12楼C。”

“从你家到公司要多久?买早饭又要花多久?”

“从我家走到我买早饭的酒吧大约要20分钟,买早饭需要5分钟,然后再走去公司还要5分钟时间。”

“你买早饭的酒吧在哪里?”

“那个酒吧在一条小巷里,我上班要经过的,但是门牌号码我不记得,名字叫Casa de tia。”

“好的,谢谢你提供的线索,你先回去吧!有事我会再找你过来的。”

Antonio对我说:“Dani, Wellington是有10分钟时间来杀Elena,才会有你听到的匆忙的脚步声,因为他要赶快跑去公司上班。”

我想了想说:“如果Wellington真的杀了Elena,那么他一定要提前想好如何不让血迹溅(jiàn)到自己的衣服上,因为他没有时间换衣服的。这个恐怕要牵(qiān)涉(shè)到尸体解(jiě)剖(pōu)了,从伤口应该可以推断血迹会溅到凶手身上的哪个部位。我们得去找Jose。”

Antonio发了一条信息给法医鉴(jiàn)定(dìnɡ)部的Jose。我们等候了片刻,警员把Juan带了进来。

Paula问Juan:“2号那天上午你去哪了?”

Juan 说:“我9:50去上班,5点才回来。”

“那你几点到公司的?”

“我10点就到公司了,因为公司很近,我10分钟就能走到。”

“那你家和公司分别在哪里?”

“我家在蓝山路95号3楼A,我公司在科学院路6号10楼A。”

Paula说:“好的,你可以走了。如果有什么新情况我们会再和你联系。”

我跟着Antonio、Mario和Paula一起回到了办公室,Mario拿过一张地图,用荧光笔在地图上把五月街、蓝山路和科学院路分别标了出来。

我们传看了一下地图,根据地图上的距离来看,刚才Wellington和Juan所说的步行时间和实际时间差不多。

我脑中灵光一闪说:“Pedro和Wellington所说的酒吧是不是同一家?”

Mario在网上查了一下谷歌地图说:“应该是同一家,因为那条小巷里只有唯一一家酒吧,而且Pedro工作的工地就在小巷的东面。”

讨论到这里已经没法再进行下去了,因为接下来就是确定嫌疑人然后深挖细节,我个人比较倾向于调查Wellington。于是,我看了看说:“那我就先回去了。”

Antonio听我要回去了,又使出了必杀技,说道:“我请你吃饭吧!”

我只能说:好吧!

他们三个分别点了一份午餐,我又要了三份,但是我一点都不在意,只要有吃的,我一点都不觉得尴尬。

朱浚铭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