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航头大居 昔日田野崛起超大型和谐社区

2018年08月03日 04:32 来源:新民晚报


图说:航头大型居住区。李铭珅

图说:航头大型居住区。李铭珅 摄

鹤与盐,是浦东新区航头镇的一张历史文化名片。

作为上海最早成陆的地方之一,自三国时代起,航头便是仙鹤之乡,名人雅士经常吟诗作赋,元代著名书画家赵孟頫也曾在此留下墨迹、碑文。

航头,还是南汇地区最先煮海制盐之处,早在隋唐时代已有制盐业,五代即为“下沙盐场”,宋代形成集镇,是上海最早一批市镇之一。最近几年在上海市区也打响了知名度的网红点心“下沙烧卖”就诞生于此。

航头的“鹤沙”之名得来已久,“鹤沙八景”曾称著于浦东。因此,位于航头镇下盐公路一侧的上海市大型居住区保障房基地就有一个富有诗意的名称——鹤沙航城。

此处原本都是农田,2009年起逐渐变了模样,高楼拔地起,居民纷至来。若不是周围随处可见绿油油的田野,有时你甚至会错觉这里是市区的一处大型社区。

如今,鹤沙航城面积5.03k㎡,648幢高楼林立,26464户家庭、63542名居民入住。未来,这里预计将导入总计15-20万人口。这一组数字是什么概念?做一个比较即可知晓:老静安区的总人口为24万,面积为7.62k㎡。浦东新区航头镇小小的一个鹤沙航城社区,体量几乎快要赶上老静安区了,大居是名副其实的“大型居住区”。

先有城,后有人,大局的幸福指数最终到底还得靠住在里面的居民们来创造。那么,9年间,在鹤沙航城中,我们一起来看看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从无到有人气渐旺

在2013年12月轨道交通16号线开通之前,鹤沙航城对绝大多数上海人来说,是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词汇;在轨道交通16号线开通后,鹤沙航城对于一小部分乘坐过16号线的市民来说,也只是一个文绉绉的地名而已,与邻近的“周浦东”“航头东”并无什么区别;然而,对于从2009年后逐渐搬迁到这里的51857名上海市区居民和外来务工人口来说,这里,却不是一个仅仅活在地图上的地名,而是一个从无到有的家园,是他们充满希望的崭新家乡。

因为地铁站附近连一个迷你停车场都没有,不少在此乘地铁的“新航头人”猜测,这里很有可能是一个在建设图上临时增加的站点,所以规划滞后了。他们的分析没错,设立鹤沙航城站的目的的确是为了带动大居发展。

在地铁16号线建成前,大居居民们在居民恳谈会上集中反映的意见之一就是“出行不便”。当时,记者碰到过一位从杨浦区搬过来的卢阿姨,她向航头镇领导抱怨说,每天从大居去杨浦区上班,单程就要3小时,下班了,还得拎着青菜萝卜去挤公交,再坐3小时车回航头,“太累了!”

有了16号线,特别是在2014年底16号线终点站延伸到龙阳路连通2号线后,通勤成本大大下降,不仅方便了动迁和购买经适房、租赁廉租房到此的“新航头人”,在张江上班的年轻人也搬到这里来了。所以,鹤沙航城站已经成为一个早高峰需要限流的站点,门口的蛇形围栏和陆续开出的奶茶铺、连锁洋快餐店、面包店、零食店等商铺,都在无声地告诉人们:“鹤沙航城的人气,越来越旺了。”


9年造城基本成型

时间回溯到2009年9月,入住大居的首批居民们,恐怕不会想到如今的变化,即使曾经“大胆”憧憬了日后的繁华,也不会想到“幸福来得这么快”。毕竟,在第一个居民区瑞和苑率先交付时,周围还都是空荡荡的高楼以及建设中的工地,因为配套设施几乎为零,愿意入住的居民也不多,第一批住户用“两眼一抹黑”来形容大居当时的“夜生活”,人气冷清可见一斑。

不过,随着周康航拓展基地、航头基地、航头拓展基地这三片区域以一年新开一个的速度迅速开工建设,大居的发展也以堪比16号线行驶的高速向前行进着。如今,规划建筑面积480万平方米的大居楼宇已基本建成,已交房3.39万套,房屋属性包括经适房、廉租房、市区动迁房、农民回迁房及部分商品房。社区的各个组织细胞也在不断激活中,6.35余万名居民分散在14个居站中,社区服务中心等各种配套设施也已逐步完善。


图说:航头实验小学体育馆。李铭珅 摄
图说:航头实验小学体育馆。李铭珅 摄


百年树人文化引领

时近中午,室外近40℃的高温,室内的健身达人们仍挥汗如雨,有的在拉力器上练肌肉,有的在跑步机上“咚咚咚”得大步流星,有的身段妖娆转着圈子在跳国标,虽然他们脚上套的是皮鞋、拖鞋、平底鞋,身上穿的是衬衫、汗衫、连衣裙,神情却都很认真,从旁边桌子上各式各样的水杯就可以看出,他们的运动量都是很大的。

这是市中心的哪家健身俱乐部?非也,这里就是鹤沙航城社区服务中心里的百姓健身房,与市区收费健身俱乐部的作息时间正相反,这里的居民一大半是已经退了休的中老年人,白天有大把的时间,所以,健身达人们都是朝九晚五来“打卡”,日子长了,都成了老熟人。

健身房的隔壁,是“健龄老友荟”老年活动室的书画社活动。书画社的两位理事长也是大居新移民,其中一位理事长夏春耕说,因为晕车,他最初是不愿意迁来航头的,来了以后,却爱上了这里田园诗歌般的生活。

全镇有1000多条河道,他首先买了一套一万元的钓鱼装备,钓起0.5米长的大鱼晒在“朋友圈”里,收获点赞无数。同时,他在书画社当老师,先后收了80余名学生。2015年,他们夫妻俩代表航头镇参加浦东新区健康家庭比赛,还获得了健康家庭一等奖、才艺表演优秀奖与演讲优秀奖。夏春耕曾经信手提笔写下“追梦浦东”四个大字,他说:“这个梦,我追到了。”

来到航头追梦的人还有不少。书画社年龄最大的学员已有86岁,虽然行动不便,也提不了笔,仍坚持每次坐轮椅来与大家交流。一位学员说,最初她来报名书法班时,儿子觉得不可思议:“书法是你学的吗?”两年后,她给儿子看了一幅自己的楷书作品,儿子心服口服:“我支持你!你要买什么材料,我都给你买!”

在书画社里以墨养心的老人都收获颇丰,夏春耕说,成立四年来,大家没发生过什么口角,互帮互助和精神面貌焕然一新的倒有不少。有一次,学员们集体去宜兴采风,一对60来岁的党员夫妇听到一对80岁的老夫妻说自己住的那间客房面积小了点,主动提出来把自己住的相对较大的客房让给他们,大家都很感动。最近,大居党委还打算有所创新,在书画社中成立一个松散型的新型党支部,让学员中的15名党员发挥更大作用,影响身边的人,带动大居的文化氛围和社会风气更好发展。

党建文化是大居中十分重要的一种软实力。在从无到有的大居建设中,在社区基本硬件建成后,以党建引领、社区治理、邻里和谐等为代表的社区文化建设凸显其地位。


图说:居民正在航头社区服务中心内的健身房内跳舞健身 。李铭珅 摄
图说:居民正在航头社区服务中心内的健身房内跳舞健身 。李铭珅 摄

居民恳谈家园自治

居民刘阿姨说,过去在虹镇老街住了大半辈子,一次也没见过街道党工委书记,搬到大居之后,才半个月就受到航头镇党委书记的邀约,参加大居居民恳谈会。前两次恳谈会,居民代表你来我往,意见特别大,抱怨航头到市区太远,新家周围光秃秃的,银行、邮局、超市、菜场、医院……“开门七件事”,样样都缺。

其实,大部分事情都超越了镇政府的职权范围,但是,航头镇没有推脱,一方面请来相关职能部门一起听民意、解民忧,一方面,积极想办法,通过回购一批沿街商铺、适当补贴的方法,请来商业机构,完善配套设施。针对不少人来航头后无法继续在市区单位工作,还专门举办了面向大居居民的招聘会,让“新航头人”乐业安居。因此,到了第三次恳谈会的时候,气氛已大不相同,之前抱怨的居民反而连声道谢。

如今,大居配套更加完善,已新建初中、小学各一所,五所幼儿园,一个社区体育中心,三个菜场,两家银行,两个公交起讫站,8条公交线路,社区文化中心、社区卫生中心和社区综合为老服务中心也正在建设中。然而,“大恳谈”的约请机制却保留至今,成为大居治理一项重要举措。

与此同时,居民自治也被提上重要议事日程。大居党委书记毛建庆在与社区居民谈心时常说一句话:“我们是大居的‘过客',你们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翁'。”居民们都认这个理,要建设自己的美丽家园,居民自治必不可少。

在鹤沙航城,有不少已打响品牌的居民微治理项目,如“瑞和苑睦邻小屋”、“书香航武”、“沉香理事会”、“福馨驿站”、“东茗悦生活”等都在各自的社区中发挥了示范带头作用,评议会、听证会、协调会等民主管理制度和自治家园委员会的设置,也让“草根领袖”、志愿者精神发挥了巨大作用。最初,航头镇政府要通过“攀亲结对”等活动,让大居里的“新航头人”了解航头的风土人情,现在,他们已经真正成了大居的主人翁、航头的一份子,让田野中拔地而起的鹤沙航城有了内涵和灵魂。

导览:

牌楼村:上海市“美丽乡村”之一

交通:地铁16号线鹤沙杭城站,转航头5路,再转航头3路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