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阅读上海100胜 61|杏林奇刀 肿瘤放疗水平抢占世界高地

2018年03月29日 16:34 来源:新民晚报


图说:多边形“治疗舱”内,治疗床六维度调整方向。新民晚报记者

图说:多边形“治疗舱”内,治疗床六维度调整方向。新民晚报记者 陈梦泽 摄

  上海市质子重离子医院(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质子重离子中心),地处上海浦东国际医学园区,2015年5月开业,是中国首家、世界第三家同时拥有质子和重离子放疗技术的医疗机构。

  【新民晚报·新民网】质子重离子技术,是全球公认的顶级“治癌利器”,目前世界上仅少数发达国家掌握并运用。从一度遥不可及,到两年前落户申城,经历了10多年的攻坚克难,可谓“十年磨一剑”。

  截至今年8月初,上海市质子重离子医院累计收治近850例患者,同时期重离子治疗患者数跃居全球同类机构首位。最近,医院正在自主研发适合国内患者的质子重离子治疗辅助设备;还通过搭建技术研发平台,培养顶尖的粒子治疗领域人才,并制定肿瘤放疗技术操作的“中国标准”,在技术、标准、人才等方面全面领跑。

  超前布局

  肿瘤放疗“新高地”

  位于浦东国际医学园区的上海市质子重离子医院内,每天都上演着这样的片段:患者穿过深邃而明亮的走廊,走进多边形“治疗舱”,躺上一张可六维度调整方向的治疗床,四周是暖黄色的墙,头上是全自动“机械臂”。这样的诊疗室共有4间,其中3间为水平、1间为45度束流治疗室,可以满足不同种类、位置、深度的肿瘤定位及照射要求。整个治疗过程耗时约20-30分钟,患者只需平躺小憩,表面上看毫无动静,治疗过程却在悄无声息中进行着。无形、无色的粒子束流以21万公里/秒的速度,精确击中肿瘤病灶,形成名为“布拉格峰”的“粒子尖刀”,强效杀灭肿瘤细胞。虽然粒子和肿瘤“交锋”激烈,患者全程并无任何感觉。

  这就是“粒子奇刀”的威力。很多国人早就已听说质子重离子的神奇之处,却苦于国内没有引进这项技术,而前往发达国家治疗的成本又太高,只能望“粒子”兴叹。2015年,这束“生命之光”照进现实:上海市质子重离子医院开业,我国肿瘤放射治疗迈入全球最尖端的“粒子时代”。回望筹建过程,可谓好事多磨……

  1998年,上海就开始跟踪质子重离子治疗肿瘤技术。2003年,正式组织开展引进质子重离子设备的前期调研、论证。引进质子还是重离子成为反复争议的焦点。质子疗效稳定、技术成熟;重离子能极更高、放射生物学效应比质子更强,治疗效果更胜一筹。最终共识达成:立足国家战略高度,上海质子、重离子技术“一个都不能少”!

 

 

图说: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质子重离子中心。新民晚报记者 陈梦泽 摄

  排除万难

  上海终圆“粒子梦”

  2009年,历经9轮谈判,上海与德国西门子公司签订了总价13亿元的系统设备合同。同年,上海市质子重离子项目正式开工建设。

  质子重离子设备对防辐射、防震动、防沉降的要求都堪称苛刻,特别是上海处于软土层,犹如在“豆腐上插筷子”,难度之大显而易见。为确保成功,整个设计施工坚持按照同类项目的国际建筑标准来进行。比如,用729根68米长桩布下地下方阵控制软土沉降,年均沉降值≤0.25毫米;在设备机房地下安装1186个弹簧减震器,将振辐降至0.01毫米以下……负责医院基建、资产的副院长王岚回忆起建设情景时说:“基建要求高、工期时间紧,国内又没有同类建筑经验可以参考,一步一步,都是中方团队自己摸索出来的。”

  很多人并不知道,2010年的一场欧债危机,差点将所有努力付诸东流。德国西门子公司为了节约成本,决定关闭其质子重离子业务,并与上海项目方洽谈,愿意承担“违约”所致的一切损失。然而,排除万难才走到这一步,怎能一朝放弃?项目方坚持了下来,并于2012年初提前基建竣工,正式开始了质子重离子系统设备的安装调试。2015年5月8日,医院正式运营启动质子重离子临床应用。

 

 

图说:上海市质子重离子医院外景。新民晚报记者 陈梦泽 摄

  出奇制胜

  “定向爆破”无偏差

  目前,手术、放疗和化疗依旧是治疗肿瘤主要的“三件套”。质子重离子治疗提供一种全新、无创的方法,不仅能显著杀灭肿瘤细胞,还能最大限度减少对正常细胞的损害。

  上海市质子重离子医院的地下,厚达3.7米的辐射防护墙背后,是一片不对外开放的“超级工厂”,这里就是“粒子奇刀”的诞生地。能够产生质子、重离子的离子源、直径达21米的同步加速器,通过这些设备源源不断地产生质子和重离子束流,在同步环内“加速助跑”,达到光速的70%后,将质子或重离子束引入治疗室,对肿瘤病灶进行照射杀灭。

  和传统光子放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不同,质子或重离子射线在到达肿瘤病灶前,射线能量释放不多,但是到达病灶后,射线瞬间释放大量能量,形成名为“布拉格峰”的能量释放轨迹,对肿瘤“立体定向爆破”。该技术除对头颈部、中枢神经、前列腺、肺、肝等部位肿瘤有较好疗效外,对一些难以手术或常规放疗效果不佳的肿瘤疗效也十分显著。

  医院开业前,国家食药监局要求该技术必须经过32例以上的临床试验,只有均未出现中度以上毒副反应,方可再转入正式临床应用。一旦出现1例中度以上毒副反应,需额外追加27例试验病例。副院长吕力琅介绍道:“作为国内首个针对质子重离子治疗开展的临床试验,最终入组35例临床试验患者,总计接受了843次质子、重离子照射。没有1例患者因为毒副作用推迟或中止治疗。其中,肺癌、肝癌、腹膜后肉瘤等病灶有不同程度退缩和改善;前列腺癌患者肿瘤生化指标得到完全控制。”

  “目前,根据个体化的放射治疗计划和技术评估,大部分患者实施的是重离子射线治疗,纯质子治疗的患者仅占约10%;其余患者则采用纯重离子治疗或‘重离子+质子’的组合照射。”腹盆腔(含乳腺肿瘤)肿瘤专科主任医师章青说,“治疗周期一般为1-1.5个月,每名患者只需1个治疗周期即可完成治疗。医院可收治病种范围已从临床试验阶段的7类拓展至32类,基本覆盖国内肿瘤发病率前10位病种。”

  记者采访时,一名四川籍女性患者刚出院。她年仅30岁,罹患宫颈癌局部晚期,考虑到手术创伤大,来上海“碰碰运气”。幸运的是,她符合根治性质子重离子放疗的条件,在进行了近7周的质子+重离子治疗后,肿瘤病灶已基本消退。

 

 

图说:在就诊区,患者还能感受到国际化运营与服务模式。新民晚报记者 陈梦泽 摄

  攻克难题

  “中国标准”待出炉

  质子重离子射线,对实心“鱼丸”类的实体肿瘤精准治疗效果显著;但对一些会随呼吸而动的肿瘤,如肺癌、肝癌等胸、腹部肿瘤,却是个绕不开的技术难点。团队大胆创新,将呼吸门控技术运用于放疗,并运用水体模型模拟胸、腹部动态波动反复验证。此前,该项技术在国际上极少应用,上海的数例治疗均获成功。

  跻身曾经是少数发达国家占据的粒子治疗研究领域,一路走来,上海市质子重离子医院院长郭小毛教授感慨于市委、市政府10多年前的高瞻远瞩。他说,引入最先进的肿瘤放疗技术,不仅能大大提升我国抗癌科研医疗水平,也能使我国站上肿瘤放疗领域的世界“制高点”并掌握话语权,同时为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发挥积极作用。

  依托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优势学科和丰富经验,医院通过打造国家级的技术研发平台,在临床诊疗的同时,深化对质子重离子技术的理论研究和开发应用。“质子重离子医院内,物理师和医生的数量几乎对半开,这就要求我们加速物理医疗人才培养基地的建设。”郭小毛透露,医院还在积极研发本土化的辅助治疗设备,制定符合亚洲患者的治疗操作规范和指南,形成粒子放疗领域的“中国标准”,为全球提供来自中国的宝贵经验。

  浦东,这块积聚创新能量的热土,正为刚满2岁的上海市质子重离子医院提供多元化发展可能。

  (新民晚报记者 左妍)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