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侥幸?!恐袭案发地三颗炸弹没爆,法国驱逐"资深"伊玛目

2018年03月26日 06:25 来源:欧时大参


/

  法国南部奥德省小城特雷布(Trebes)周五发生恐怖袭击,造成3名平民和1名警察死亡,总统府宣布为恐袭殉职的宪兵中校军官举行国葬。法国法庭日前通过决议,将阿尔及利亚裔激进分子、伊玛目El Hadi Doudi驱逐回原籍国。

  警方对特雷布恐袭事件的调查继续进行,在事发超市,警方发现3件自制爆炸装置及其他武器。爆炸装置有统一引爆系统,但凶手最终没有实施引爆。专家正在通过凶犯的计算机搜寻其人际网络,至少两名与枪手关系密切的人已经被捕。

  发动恐袭的拉多安·拉科蒂姆(Radouane Lakdim)今年25岁,三年前失业,从此频繁拜访激进化场作和网站。巴黎检察官莫兰介绍,拉多安曾经两度受到法国司法的审判:2015年因非法携带武器而受到判决,2016年则是由于非法持有毒品。在案发现场,拉多安曾呼喊“真主至大”,并要求释放巴黎恐袭主嫌。

  周日,特雷布小镇居民在教堂为遇难者举行了纪念仪式,地区穆斯林代表出席。神父说:“我们要避免混乱、避免指责某个群体,要帮助人们学会共同生活。”出席仪式的伊斯兰教伊玛目发言称:“法国是我们所有人的母亲,法国是多种肤色和宗教信仰融合的国家,穆斯林是法国的一部分。我们注定要共同生活,共同对抗这些误入歧途的人。”

  法国总统府周六晚宣布,法国将为奥德恐袭和劫持人质事件中殉职宪兵中校贝尔特拉姆举行国葬。上图为当地居民自发到贝尔特拉姆工作的宪兵队献花。

  恐袭阴霾自2015年起笼罩法国,当年1月查理血案中20人死亡;11月巴黎连环恐袭导致137人死亡;2016年7月发生尼斯恐袭造成86人死亡。2015年11月巴黎恐袭之后,时任总统奥朗德宣布法国进入“战争状态”,从此开始了长达两年的“紧急状态”。2017年11月1日法国以新反恐法取代紧急状态。周末恐袭是新反恐法实施以来的第一起严重伤亡恐袭。

  以身换人质的宪兵中校贝尔特拉姆(上图),因身受重伤周六清晨去世。           

  面对频繁发生的恐袭,法国政府2016年开始改进军警工作机制:不管恐袭在何时、何地发生,特警队必须在20分钟之内到达出事地点。3月23日恐袭警报发出后,当地特警队在12分钟赶到。

  “平静”是假象,恐怖分子一直在行动

  刚刚发生的恐怖袭击使刚从“紧急状态”中走出的法国再次陷入悲痛和震惊之中。恐怖袭击为何无法杜绝?专业人士认为,恐怖组织“伊斯兰国”虽然在叙利亚-伊拉克地区的前线战场节节败退,但其意识形态宣传却没有落败,“潜伏”在欧洲、特别是法国的激进分子一直蠢蠢欲动。

  这个周末之前,法国有半年的时间没有遭遇恐怖袭击。恐怖主义犯罪学家Alain Bauer在特雷布恐袭次日接受《巴黎人报》采访表示,法国人感觉到的相对“平静”是假象: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正在将主要战场转移到伊拉克、叙利亚之外;实施者是没有悔过意愿、意志坚定的“圣战士”。后者往往是在英、法等西方国家出生长大,激进化后奔赴叙、伊恐怖组织一线战场。“伊斯兰国”在占领地节节败退之际,这些来自西方的“圣战士”选择回到祖国继续“圣战”。

  防不胜防?

  “平静”假象的另一个原因是安全部门的预防性措施-比如激进化名单(S档案)牵制了恐怖分子。需要注意的是,S档案包括2万多个可疑人员资料,即使列入S档案,警方也难以判断相关监视对象是否真的会采取行动、何时会采取行动。比如在特雷布实施恐怖袭击的拉多安·拉科蒂姆(原籍摩洛哥,2004年12岁时随父加入法国籍)2014年就被列入S档案,但警方并未掌握进一步证据,因此并未对他采取行动。此外,2014年以来在法国发动恐袭的激进分子,有60%并不在情报部门关注的激进名单上。有的法国籍“圣战士”为了掩饰身份,会在敏感国家之外旅居几个月甚至一两年再回来法国,以弱化自己的“战场”经历。

  奥布雷恐袭作案者,25岁的拉多安·拉科蒂姆(Radouane Lakdim)。

  2017年以来,恐袭多为单人发动、针对军警,几乎每1-2个月发生一起,带来的伤亡较小。法国内政部称,2017年法国警方阻止了境内20起恐袭计划,2018年头三个月已经阻止了至少两起。

  前司法警察反恐部门主任Roger Marion日前接受法国新闻电台(Franceinfo)采访时表示,如果恐怖分子在行动前与S档案上的人员联系,警方或许还有机会阻止恐袭行动。现在的问题是这些人“通过手机或电脑,在自己的房间里极端化”,不一定与被警方掌握的组织或激进分子联系。这些人可能在某一天,自己突然就决定行动。

  萨拉菲伊玛目37年专业传播激进思想

  2017年底,马赛地区由伊玛目Doudi住持的清真寺被政府关闭。后经司法部门建议、内政部批准,Doudi将被驱逐回原籍。据《费加罗》报道,最近五年来,这位伊玛目通过现场“布道”、宣传册和网络,频繁散布激进思想:武装“圣战”是合法的,对“通奸者”和背叛者处以死刑,消灭异教徒,犹太人是“猴子和猪”的兄弟……

  这位激进化的伊玛目1981年来到法国,几十年以来从事与伊斯兰教有关工作,曾经在当地几个清真寺就职,并担任过“穆斯林共和国大道协会”(AMN Assouna)

  主席。他与激进组织“拯救伊斯兰阵线”(FIS)创始人Ali Belhadj关系亲密,并且认识创建阿尔及利亚第一个“圣战”武装组织的Mustapha Bouyali,后者于1987年被阿尔及利亚政府军打死。

  2016年7月尼斯恐袭现场,人们在看护受伤的亲属。               

  Doudi在法国度过的30年期间是马赛地区萨拉菲主义的“老大”,他主持的As-Sounna清真寺是本地该教派的主要活动场所,有至少400位虔诚信徒。据情报部门掌握的信息,他的清真寺有扩张计划,并且得到了尼斯萨拉菲协会的财务支持。El Hadi Doudi对马赛所在的罗纳河口地区所有的萨拉菲派信徒和清真寺均有重大影响,并且希望向邻近地区发展。

  法国著名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遭遇恐怖分子血洗后,全法各地群众发起大游行,高喊“我是查理”表示对恐怖分子的谴责。      

  关闭As-Sounna清真寺之际,马赛警察总局强调:“Doudi在数年的‘讲道’过程中导致诸多信徒加入叙利亚-伊拉克地区恐怖组织。他传播的意识形态违背共和国价值观,超越了宗教领域,宣扬仇恨和暴力,成为促使本地居民激进化行为的温床”。该清真寺传播的仇恨和歧视信息甚至影响到当地学校。

  根据法国现行法律,在法国居住的严重威胁公共秩序(贩毒、谋杀、恐怖主义行为……)的非欧盟籍居民可以被驱逐出境。如果被驱逐者持有原籍国护照,驱逐可以在不经原籍国同意的条件下进行;如果没有原籍国护照,法国政府需要先申请该国领事同意。一旦被驱逐出境,在递解出境令废止前,被驱逐者不可返回法国,返回者将被判处三年徒刑。

  (欧洲时报/ 李婧詝 编译报道)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