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看看普京,西班牙已失控很久了

2018年03月23日 11:52 来源:本报评论员 谷粱


/

  提要:俄罗斯全民男神普京蜀黍再次当选为俄罗斯总统。虽然从他决定参选开始,这个结果就已经被写好。仔细研究一下这个过程以及欧洲各方的反应,对比一下西班牙的国际境遇,不免感叹:人微言轻!西班牙在国际上真是太无足轻重了!西班牙在政治、经济、外交上的失控,还有解药吗?

  3月18日俄罗斯大选结果,现任总统普京轻松获得压倒性胜利,顺利连任。普京今后6年将继续担任俄国总统,直至2024年,届时他将年满71岁。

  普京1999年开始担任代总统,2000年5月7日首次出任总统,此后,普京始终位于俄罗斯的权力之巅。即使在2008年到2012年担任总理期间,也没有放手俄罗斯最高政治权力。2008年普京执政两届之后,他挑选的支持者梅德韦杰夫赢得大选担任总统,梅德韦杰夫则任命普京担任总理。梅德韦杰夫任期内还签署通过了宪法修正案,将总统任期将由4年延长至6年。

  这次大选一直被称作一场毫无悬念的大选,普京胜出的结果早已是意料之中。但是,普京还是做足了表面功夫。普京的竞选班子希望,投票率越高越好,以此强化投票结果的合法性,创出一个普京获得选民最强有力授权的印象。

  竞选过程中,克里姆林宫非常努力。由克里姆林宫所控制的一些大型财团公司,包括罗斯石油公司在内,员工们被要求不但本人,还必须要说服自己的亲属去投票。其他一些依靠国家预算拨款的部门,比如学校、公共服务等机构的职工也被要求去投票。

  为了鼓励选民参与,展开大规模的宣传活动,包括在超市购物袋、快餐店、公共交通工具、电影院和取款机上印上选举广告。当局还尽量为这次选举投票制造节日气氛吸引选民,许多投票站都设有小吃部,人们在投票的同时,也可以放松一下。大选当天,一些投票站附近甚至向选民提供免费食品、或者商店的优惠券。

  在鼓励选民给普京投票的同时,还降低其他候选人的曝光率。国家电视台不但不现场直播候选人的辩论,甚至有意选在收视率很低的早上8点播放事先录制的电视辩论,普京本人更拒绝参加电视辩论。

  政治竞选,就是比拼对这个国家资源的调配能力。所谓的民主,只是在当权者划定的空间,给选民一个行使权力的假象。在这个认知前提下,反观西班牙的政局,会发现西班牙的确处在一个失控的状态。

  西班牙中央政府,已经处在了四党分立的状态,即便是已经跌落至第四的Podemos我们能党,他们随便放个屁,国会还是要臭很久。拉霍伊领导的人民党以相对优势上台,推行一个政策,反对声四起,投票通过困难重重。在加泰独立这种事关主权完整和国家统一的严肃问题上,国家级大党派中,也有如Podemos这种投机政党,主张“让加泰人行使独立投票权”!

  西班牙当下看起来政党互相牵制的“民主”,实际上是社会窘迫、民心茫然的表现。政客们把握不住选民的心思,也无法解决当下凸显的社会矛盾。俄罗斯社会生活水准比不上物资充盈的西班牙,但普京高票当选,就因为普京让俄罗斯人民感觉到:他让俄国恢复了大国自信,提升了俄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

  政治,解决的是权力分配的问题。经济,才能解决国计民生。政客们必须通过政治手段,获得对国家资源的控制权,才能放手搞经济,真正解决国计民生的难题。普京是政治家,不管他用什么手段,但他有资格和条件,去调度俄罗斯的国家资源,发展经济,提升国力,或者哪怕只是为了一个带不来面包的国际形象。这一切的前提,是普京可以驾驭俄罗斯的国家资源。

  西班牙,没有政治家,只有政客。目前,只有一群哄闹的孩子,没有一个孩子王,可以把所有糖果收过来再分配给其他孩子。西班牙社会上漂浮着的彷徨和迷失气息,召唤孩子王很久了。这也让西班牙在国际社会上,一直被当成没有担待、没能力负责的“小屁孩”。

  普京当选后,欧盟委员会主席克洛德·容克给普京发去一份道贺信函。

  容克在给普京的信中称其为“阁下”,他祝贺普京当选俄罗斯总统,并说道:“欧盟和俄罗斯之间的良好关系,对于欧洲大陆的安全至关重要。我们的共同目标应该是重建一个全欧洲合作的安全秩序。希望你能用你的第四个任期来实现这一目标,我将永远和你一起为此努力。祝愿你履职一切顺利。”

  容克的贺信,引来了欧盟内部的责难——容克祝贺普京当选,却既没有提普京“涉嫌操控俄罗斯大选”的事,也没有要求普京就“英国间谍中毒案”的相关问题给出回应。

  3月4日前俄罗斯“双面间谍”中毒事件发生以后,英国一直称此事“极可能”是俄罗斯所为,限定俄罗斯24小时给出答复。而俄方根本不予理睬,以至于双方交恶,互相驱逐外交官。英国极力拉拢盟友一同制裁俄罗斯。

  欧洲议会的保守党领袖阿什利称,这封信简直是“耻辱”,是对普京的“姑息”。他指责容克未将普京的当选视作操控选票的结果,更没有将英国的间谍中毒事件归罪于俄罗斯。“欧盟委员会主席正在安抚一名对西方安全构成明显威胁的人。” 《太阳报》将容克的信与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措辞进行比较,后者也在普京当选后与其通话,但他要求俄方必须就使用神经毒剂的事给出回应。

  容克在给普京的道贺信中,并没有为英国站台,才引来英国为首的一些欧洲国家不满。但实际上,一些欧洲国家也并不愿意为英国站台。

  希腊正努力阻止欧盟28国领导人在布鲁塞尔发表对俄罗斯的强硬声明。希腊成为了欧盟制裁俄罗斯的头号反对者,因为害怕俄罗斯撤回在希腊的投资。

  德国对俄的态度也很暧昧,总理默克尔祝贺俄罗斯总统普京赢得连任,呼吁德俄两国对话、以便为全球性挑战找到可持续的解决方案。也并未责问间谍事件的真相。

  美国总统特朗普也致电普京,祝贺他当选俄罗斯总统。大嘴巴特朗普把普京当兄弟,从来不避讳他对普京的欣赏,通话中两人压根没提到间谍中毒案的事。

  容克只强调了欧盟与俄罗斯的合作关系,没有声讨“间谍人权”,就引起如此大的国际反应。加泰罗尼亚地区独立那么大一件事,为什么欧洲诸国只是态度中立毫无情绪的表示一下谴责?加泰独立派政客还在布鲁塞尔大张旗鼓地进行了“独立事业”?

  这就是一个国家的国际影响力。西班牙可能无法拥有俄罗斯或者英国那样的国际影响力。但西班牙的朋友圈,和西班牙执政党的外交能力,引来国际小伙内心的一顿鄙视。这种尴尬,还是源自西班牙羸弱的政客能力。

  缺少一个稳固的有保障的政治环境,这个国家的经济就处在一种自生自灭的放养状态。完全依赖市场的经济,无论是攻击性还是防御性,都是极差的。国家政权无法驾驭本国经济,国际影响力进一步减弱。西班牙就在这个“政治失控–经济失控–外交失控”的循环中慢慢衰弱。

  西班牙,的确需要一个像普京一样的政治家!而不是一群政客。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