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霍金警告人工智能,加独就是不听

2018年03月17日 06:25 来源:本报评论员 谷粱


/

  提要:霍金走了,去给爱因斯过生日了,朋友圈照例拿此事刷屏。有如此之多的人都看过《时间简史》,让我自愧不如。今天再次翻开《时间简史》,还是和几年前一样——看不懂!霍金让人警惕外星人,警惕人工智能。霍金老爷爷是多虑了,科技进步,并没有带来人类的进步。看一看朋友圈,人类的无知和膨胀,似乎比人工智能更可怕。

  加泰罗尼亚报纸《先锋报》上,一名加泰罗尼亚地方警察起诉自己的领导,领导因为这名警察使用西班牙语而不是加泰语做了报案记录,被停职15天。虽然加泰语,是加泰罗尼亚行政官方第一语言,但使用西班牙语就违法了吗?没有违法,却违规了!

  这家警署规定,警署内部通用语言是加泰语,一切记录,都必须使用加泰语。这名警员却在匆忙中“失手”把记录写成了“卡斯蒂利亚语”。

  一份警方报案记录,重点不应该是案件本身是否严重吗?可在这里,案件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使用了什么语言!警署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通过“内部规定”,在不违法的情况下,抵制西班牙通行的卡斯蒂利亚语。

  一件不起眼的小事,细思极恐,加泰人民已经如此“痛恨”西班牙了吗?这种来自内部的分裂与瓦解,是否比外星人入侵更让人绝望?

  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高墙之外的华人,见证了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也见识了中国实力。同时,我们也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祖国正在筑起一道高墙,我们海外华人,对于高墙之内的祖国人民,不再是单纯的亲情,我们也是海外危险信息的携带者和传播者。

  这几个星期,海外华人在上传腾讯视频时,会看到这样一条提示:“因系统升级,腾讯视频暂停海外视频上传功能。”国内很火的火山视频APP,也同样限制了海外用户的直播功能。

  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国在召开重要会议。每年的这个时候,海外用户只是不能使用部分功能,北京人民,外地包裹都收不到。

  无论是提防海外华人没有底线地传播敏感信息,还是监控国内的可疑包裹,我们会理解:国家和社会的和谐稳定高于一切!我们也愿意用这种顾全大局的高尚品德,来牺牲小我利益。这种大国风范,让我们很难理解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运动。为什么小部分加泰人会如此没有大局意识?莫非他们不知道他们正在糟蹋西班牙本已就不甚美好的国际形象?这些加泰独立分子,就看不到独立对加泰经济造成的严重影响?

  知道又能怎样?国家的强大,和我个人钱包有关系吗?

  这种不再有全局意识的自私,就是人工智能送给人类的一个金苹果!

  不是我开脑洞,而是我们忽略了“科技”改变我们对世界的认识方式,也重塑了一套新的世界观和生活态度。

  霍金预言人工智能将摧毁人类。我们通常的理解是人工智能一旦实现了自我复制,机器人自己研发复制机器人,人类将失去了对机器人的控制,因为智能机器人强大而精准的各种功能,人类无法与之抗衡,最终人类将被机器人控制。

  这是一种终极猜想,人工智能对人类的改造,已经在悄然进行。

  人工智能的一大特点是:迎合!

  人类,在几千年漫长的历史当中,迎合神,迎合自然规律。这才有了人类对神,对自然的敬畏。现代科技让人类似乎拥有了上帝视角。人工智能给了人类被迎合的“上帝感受”。人,开始膨胀,开始不懂得敬畏,看不到自己需求之外的世界。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只有报纸的媒体时代,一份厚厚的报纸,浓缩的天下大事人生百态。翻完一份报纸,我们可以看到天下苍生。当卫星电视出现后,我们可以在不同频道选择自己喜欢的节目。天下大事,兴趣之外的内容,只会在遥控器的间隙被强行灌进我们的意识。后来有了网络,现在有了大数据智能系统,从向你显示的新闻内容,到周边的广告,都在你的兴趣范围之内。

  以前是100条信息,10条是你感兴趣的,另外90条,你会一眼带过。虽然不知所以,但至少有个印象。现在100条信息,全部是你感兴趣的。你会感觉很有效率,但你忽略了,你兴趣之外的世界,还很大,很大!

  就这样,我们的世界越来越小,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我们活得很满足,很快乐,很充实!至于世界本来的样子,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人工智能基于强大的数据库,越来越精准地迎合你的喜好。它比你更了解你,你能想到的,不能想到的,你忽略的,它都可以为你完美定制。我们是很舒坦,就像被天下人伺候的皇太子一样,不用想,不用做。我们会感觉自己很强大,这种无知,模糊了我们和世界的界限。

  加泰独立分子,只是追随自己的心意,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们政党就是要带领着加泰独立。那群被“独立”蛊惑的追随者,他们的世界里,除了“独立”没有其他内容。因为我们习惯了“被定制”“被迎合”。独立分子之外的人,会有另外一个立场。这些站在对立面的人,是否又有机会,站在独立分子的视角,接触到另外一面的信息?恐怕没有!

  人工智能,越来越贴切的“迎合”,局限了我们的视野,宠溺了我们的思维。我们开始像一个任性的小孩,不知道做人做事的边界。我们开始模仿神,越来越没有底线,管得越来越宽!比如那些抵制斗牛的动物保护主义团体。

  说斗牛血腥,说成千上万的人围观一头牛的屠杀行为不人道。最不能接受的,是不仅要宰杀一头牛,而是要挑逗他,戏弄它。先放血,再围攻绞杀。整个死亡的过程,被无限放大,公牛的痛苦,也被无限放大。

  我们会感觉这的确说得有道理。因为我们会联想到自己,联想到古代酷刑:凌迟处死。那种一刀一刀被折磨至死的残忍,是一刀下去速死所无法比拟的。在必须被宰杀的时候,快刀速死可以减少痛苦,是仁慈。折磨而死,就是残忍。

  在必须死的前提下,一刀砍死,减少痛苦,就是仁慈。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就不多想一步,去质疑“必须死”这个前提?如果不需要死了,那一刀砍死,是不是也罪大恶极?同样是一刀砍死,为什么一会是仁慈,一会又是歹毒?

  相同语境下,我们向善的本性会选择痛苦较少的选项。不同语境下,同一个行为,是没有可比性的。斗牛,之所以成为斗牛,就是因为它一出生,就有了这个“必死”的宿命。一个必须面对死亡的骑士,是勇敢战斗战死沙场,还是临阵逃脱委曲求全?

  斗牛,是一个娱乐项目。娱乐项目的结果,是这头牛被宰杀。我们人类,无法承受自己被围观宰杀的境遇,就把这种痛苦,投射到牛的身上。那么,马戏团里的小丑,电视剧里的邪恶角色,甚至一些取悦观众的谐星,他们本来就愿意当小丑吗?他们天生就喜欢丑化自己吗?他们做着违背个人意愿的事情,将个人感情甚至痛苦隐藏起来,取悦你,娱乐你,你会感觉内疚吗?

  你是理所当然地去消费他的迎合,还是应该义正言辞摸着良心说:大哥,你不用委屈自己来娱乐我!别当谐星了,做个正常人吧。

  农场里养的肉猪,本来就是饲养来宰杀的。如果是家里自己养的宠物猪,你要好好对待。如果要求人们把农场肉猪和家里宠物猪一样对待,那就是越界了。

  天下生灵,植物就没有生命吗?你一口一口咬着苹果,苹果也会很痛的吧?

  越来越多的人,爱心泛滥到没有边界。把人的感情,通感到动物身上;把人类社会的矛盾,也套用到动物世界。这就是信息智能时代,对我们人类社会的一次改造。

  人工智能,如果哪天拥有了感情,也会如当下的我们一样,需要显示自己的情怀,就在朋友圈自动分享一条《追忆霍金》;如果需要表现自己的渊博,就在朋友圈分享一篇《时间简史笔记》。感情,都被简化了。一切只是看起来很美好。我们就在人工智能营造的美好中,像一只温水中的青蛙,成为一个被人工智能奴役的人。

  霍金走了,他已经看到了被人工智能奴役的人类社会。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