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2018,欧元区走出低迷吗 ?

2018年03月04日 05:06 来源:本报评论员 谷粱


/

  提要:西班牙作为欧元区第四大经济体,欧盟的经济发展状况,直接影响着西班牙的经济复苏。西班牙连续两年实现增长,助推欧元区经济恢复。2018年,欧元区里的其他兄弟国家,是否成为猪一样的队友?

  2017年,欧盟遭受最大的危机是英国脱欧公投带来的市场震荡。但欧元区内各国,受益于国内需求增长、全球经济的周期性回暖,欧元区各国不同程度地从危机中缓过神来,实现了经济增长。国际贸易方面,除塞浦路斯之外,所有欧元区国家都实现了进出口的同比正增长。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统计,在欧元区内主要国家中,除法国外,其余国家当前的经济增速都超出历史均值:德国经济依然稳健,法国经济2018年有望提速接近历史均值,西班牙这两年的GDP增长,领军欧元区国家,2018年稍有回落。和西班牙一样,意大利的增速也会放缓。欧元区的边缘国家: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希腊、葡萄牙,2017年的经济增速比2016年超出1个百分点以上。

  欧元区内各国经济的根本复苏,还得指望国内消费需求的增长。我们生活在西班牙,明显感觉商场里消费的人多了,大家也舍得花钱了。依靠拉动内需,是自2014年三季度以来欧洲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2018年,欧元区经济发展亟待解决的两大问题是:年轻劳动力不进入劳动市场,以及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改革。

  2017年欧元区失业率降到了2008年来的最低点。欧元区各国,除了爱沙尼亚之外,欧元区各国的失业率均出现下降。在劳动力市场改革方面,成果最为显著的莫过于咱们西班牙。根据IMF的数据,西班牙2017年的失业率较2015年下降了4.9%。

  尽管经济回暖带来了失业率的普遍下降,但国家间失业率的差异仍然显著,且存在周期性和结构性失业分布的重要区别。2017年欧元区失业率最高的5国分别为希腊(22.3%)、西班牙(17.1%)、塞浦路斯(11.8%)、意大利(11.4%)、葡萄牙(9.7%),而德国的失业率仅为3.8%。从失业率下降的速度来看,2017年西班牙(2.52%),斯洛伐克(1.57%),爱尔兰(1.51%)失业率降幅均超过1.5个百分点,西班牙主要为周期性失业减少,而爱尔兰则主要是结构性失业率下降。核心国家内部的失业率变化构成也有所不同,德国主要为结构性失业率下行,而法国、意大利、奥地利、荷兰、比利时等均为周期性失业率降低。

  为了美化失业数据,西班牙也是下了一番功夫。可是,表面功夫并不能够掩盖劳动力市场的疲软。拉霍伊常用的数据美颜工具就是:增加短期用工合同的数量。表面上就业人数增加了,实际上,增加的只是短期合同工。工作3个月,又进入失业大军之中。这种美化手段,并不能提高人均劳动时间值。

  欧洲人均劳动时间的下滑态势持续了六年。2014年,所有欧盟成员国的劳动力市场相互完全开放,人均劳动时间迅速反弹,并于2016年超过了美国。也是在经济危机这几年内,西班牙的年轻人开始拥有了欧盟视野,不再把自己局限在西班牙这个狭窄的劳动力市场,到欧盟其他国家找工作的西班牙年轻人大幅增加。

  同样得意于劳动力市场一体化进程,2010年至今,欧洲的劳动生产率也大幅提升,其增速持续高于美国的平均水平。

  虽然年轻劳动力在欧洲范围内自由流动,但劳动参与率是越来越低。劳动参与率,就是适龄青年劳动力进入到劳动市场的比率。到了年纪还不去劳动,而选择读书进修或者待业啃老,这些因素,都导致欧元区内劳动参与率逐渐下降。

  全球金融危机后,尽管欧元区劳动参与率在2012年有小幅反弹,但随即下滑至2016年的56.3%,这意味着大量的适龄人口并未进入劳动力市场,青年的劳动参与率更是一路走低至接近40%的历史低位。40%的青年劳动力迟迟不进入劳动力市场,无论是学习还是啃老,都表明了欧洲年轻劳动力市场的低迷。

  劳动参与率下降、结构性失业比重较高,是欧洲经济长期复苏面临的挑战。尽管目前欧洲的失业率创下了金融危机以来的新低,但劳动参与率仍在下降,结构性失业并未得到根本改善,这影响了改革的效果,也威胁到欧洲经济增长的持续性。

  制约劳动参与率的关键因素是薪酬。而制约薪酬增长的,是银行的低利率环境。

  持续的低利率环境,无法充分激发劳动力市场的活力。虽然欧洲各国的生产效能有所提高,但每小时劳工成本指数同比增速始终维持在1.5%左右的水平,远低于2.4%的历史均值。也就是说:工作效率提高了,工资没有得到应有的增加。工资增长缓慢,阻碍了欧盟各国国内消费的复苏,最终影响到经济内生增长,形成了恶性循环。

  IMF的研究表明,经济危机之前,用工成本上升过快,来钱来得太容易。经济危机这几年修正了用工成本上升过快等不健康因素,但劳动力市场疲软、生产率增速减缓是欧元区名义工资增长缓慢的主要原因。

  不同于美联储,欧央行至今尚未开启货币政策主动正常化的进程。2017年10月,美联储货币紧缩周期进入新阶段。尽管10月26日,欧央行也决定从2018年1月起,将每月600亿欧元的资产购买规模缩减至300亿欧元,但与美联储相比,欧央行的策略实际上是“以空间换时间”。欧央行不仅没有停止宽松,其宽松量化政策的操作时间还被延长至2018年9月。

  从欧央行的决定可以看出,即便今年欧元区经济表现强劲,欧元区的货币政策基调仍偏鸽派,仅仅只是宽松规模被动减少,并且坚持长期低利率。显然,欧央行对于欧洲经济长期复苏态势仍保有谨慎的态度。

  2017年欧元区政府债务占GDP比例为87.4%,较2016年略有下降。但自从2014年底启动量化宽松之后,欧元体系的资产负债表随之持续膨胀。截至2017年10月底,欧元体系通过资产购买计划持有的债券规模超过2.1万亿欧元,而作为该计划的核心支柱,公共债券购买计划的规模已达1.8万亿欧元。

  最让人烦心的是,欧洲央行购买了债务,欧元区各国却不会完全按照欧盟的建议制定合理的财税计划。财政、货币的二元体制,一直是欧元区内部发展失衡的根源,也使得欧债危机之后,欧元区前景一直受到怀疑。

  在后危机时代,货币与财政政策的配合,是欧元区成功复苏的关键。西班牙在2018年的财税政策,也将决定西班牙是否能够对冲加泰闹独立对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保证经济持续增长。

  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对欧元区的GDP贡献超过一半,这四个国家中,德国老大哥很稳,西班牙小弟已经后来居上,现在就看疲弱的法国,在小鲜肉总统的带领下,是否可以重整河山。

  2018年,我们应该可以相信欧洲。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