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关注“朱爱民案”庭审

2018年02月10日 09:01 来源:本报记者 凌锋


/

  阅读提示:2015年11月11日,在西班牙北部Cantabria大区Santander省Torrelavega市,一名经营食品店的华商朱爱民,因制止盗窃,遭当地三名西班牙不良年青人群殴致死。这一残暴事件当时引起了西班牙社会各方及旅西华人的广泛关注。为此,案发地周围的居民还曾举行集会,要求政府和司法部门严惩凶手,维护当地的社会安全。

  在长达两年多的司法较量中,三名案犯有的被关押,有的被假释,同时他们相互之间也从“自揽责任”到“相互推责”的转变,至今仍然没有结案。“朱爱民案”也因此再次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

  2015年11月11日,在西班牙北部Cantabria大区Santander省Torrelavega市,一名经营食品店的华商朱爱民,因制止盗窃,遭当地三名西班牙不良年青人群殴致死。这一残暴事件当时引起了西班牙社会各方及旅西华人的广泛关注。为此,案发地周围的居民还曾举行集会,要求政府和司法部门严惩凶手,维护当地的社会安全。

  虽然Torrelavega市警方在案发一个多小时以后,就将三名凶手抓获,但此后伸张正义的司法审判之路却一波三折,非常曲折。在经历了初审、上诉、司法程序之争,以及多次休庭、延期之后,Cantabria大区法院有关此案的审理终于在今年2月5日开始了。

  在长达两年多的司法较量中,三名案犯有的被一直关押,有的被假释,同时他们相互之间的关系也经历了从“自揽责任”到“相互推责”的转变。

  如今,随着法院最终审理的开始,人们也能对朱爱民遭殴打致死案的一些细节,尤其是凶手如何能残暴地将一名33岁的华商给活生生地殴打致死,有了更清楚的了解。

  [ 1 ]

  一波三折的审判之路

  在2月5日开始的庭审中,检察官和被害华商的遗孀指控三名犯罪嫌疑人,在案发时进入华人食品店,其中一人向华商兜售在其它超市偷来的物品,而另外两人则趁机偷拿店内货架上的酒水和其它小食品。朱爱民发现后,对他们予以斥责,双方随后发生争吵,三个年青人则更进一步对其进行残酷殴打。华商妻子上前阻止三人群殴自己的丈夫,也同样遭到了拳打脚踢。

  事发之后,三名分别为24岁和20岁男子,以及一名21岁女子的犯罪嫌疑人逃到了案发现场附近的小巷中。不过,警方在周围市民的帮助下,很快就将他们抓获。

  三人被捕之后,从2015年11月起,就被Torrelavega市当地法官下令关押待审,并不得保释。2016年1月,Cantabria大区法院作为上级法院接到三名犯罪嫌疑人要求保释的上诉以后,驳回了他们的请求,决定继续关押他们。

  然而,仅仅三个月之后,2016年4月,Cantabria大区法院突然改变了态度,先后批准了一男一女两名犯罪嫌疑人的保释请求,但仍然对24岁的主犯予以关押。这一改变令许多人,特别是华人感到有些意外和惊讶。对此,法院解释说,以前驳回假释申请,是考虑他们可能前去威胁作为主要证人的朱爱民遗孀,妨碍案件的审理。但后来认为,保释作为次要犯罪嫌疑人的两名年青人,对证人不会造成影响,所以才决定在对方缴纳3000欧元保释金的情况下,予以放人。

  同样是在2016年4月,Torrelavega市当地法院对华商朱爱民被殴打致死一案进行了一审,并且在判决中对24岁的主犯和21岁的女性从犯,以偷窃和伤害的罪名,分别只判处了一年半和一年零三个月的徒刑。而那位20岁的第三名犯罪嫌疑人则被判无罪。

  面对这一判决,检察官和作为原告的朱爱民遗孀都极为不满。由此,Torrelavega市法院的判决上诉至Cantabria大区法院。后者在了解了案情之后,接受了上诉请求,重新调查此案,并表示将在2017年秋季进行重审。

  对于重审,检方和原告都申请法院能够以公众陪审团的方式进行审理。对此,检察官表示,Torrelavega市法院的判决明显量刑过轻。在判决中,法官将三名犯罪嫌疑人的罪行各自分开进行单独处理,而实际上三名被告是共同犯罪,并且情节恶劣,已经涉及蓄意谋杀的罪名。在这种情况下,Cantabria大区法院应依照审理重案的方式,成立公众陪审团,一起参与犯罪嫌疑人罪行的认定。不过,最后检方的这一要求被法院予以驳回。

  从两级法院对“朱爱民案”的审理情况来看,受害华人对正义的维护遇到了不小的困难。对于Torrelavega市法院的初审结果,就连当地的西班牙民众也感到非常不满。他们曾自发地聚集在遇害华商所经营的店铺附近,举行了抗议活动。

  参加抗议的周围邻居和当地居民认为,初审的结果完全出乎意料。三名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行为所涉及的罪名不应仅仅是“偷窃”和“伤害”,而是“暴力抢劫”和“谋杀”。抗议者们表示,朱爱民正是因为遭到三名被告残忍的围殴,才会在医院昏迷5天之后离开人世。

  [ 2 ]

  朱爱民到底遭受了怎样的毒打?

  对于案发时的状况,那名24岁的主凶在Cantabria大区法院2月5日开始的庭审中介绍说,他与朱爱民发生争吵后,朱爱民从其后面掐住他的脖子,为了“自卫”,他才打了对方几拳。后来,门外的两名同伙进来,又对已经被打倒在地的华人店主进行拳打脚踢。

  然而,朱爱民的遗孀和检察官从一开始就提供了不同的说法。他们说,三名凶手是“一起上阵”,不仅对被害者拳打脚踢,还用膝盖猛顶。甚至在对方倒地之后,仍旧用脚猛踢。

  此外,那两名被Cantabria大区法院认为是从犯,并已予以保释的一男一女则说,他们根本就没有动手打人。一开始,两人站在店外,看到店内打起来以后,就赶紧到店里,拉开了暴怒的主犯。

  面对各方的说法,案发时在华人店铺对面经营电话亭的两名南美移民出庭作证说,他们看到了事情的一切。两名证人说,一开始三名被告是同时到达华人店外的,随后警方认定的主犯进入店中,另外一男一女从犯则在店外等候。后来,主犯在华人店中开始殴打华商,拳脚相加,用了一切可以用的手段,甚至用膝盖连续猛顶华人。再往后,华人被打倒在地,但殴打仍未停止。

  两名南美证人还说,华商被打倒在地后,两名从犯进入店中,而华商的妻子也赶到,从店外进入店里。所以,朱爱民遗孀说三名犯罪嫌疑人同时在殴打其丈夫,是她进店后所看到的场景。

  此外,办案警方还透露说,他们接到报警后,根据案发现场周围邻居们的描述和所指的方向,在一条阴暗的小巷内找到了三名凶手。在进入小巷之前,他们就听到里面有年青人说笑的声音。其中一个人带有感叹地说:“他(被殴打的华商)倒地以后,你给他的那一膝盖真是太狠了……”。

  在2月7日的庭审中,多名目击证人,以及负责验尸的法医出庭作证,并陈述了案发时的相关情况。这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法医的证词。

  据法医陈词,朱爱民最终的死因是因为殴打导致颅内脑出血,所以对其头部的重创,以及由此造成的颅骨骨折,是造成其死亡的最重要原因。而朱爱民此前的病症和多脏器衰竭,虽然也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他的死亡,但并不是主要因素。

  法医说,在验尸的时候,看到朱爱民虽然身上没有骨折和明显的外伤,但身体里却遍布内伤,很明显是雨点般拳打脚踢的结果。

  此外,他的头部也布满了许多小的头皮剥落点。在头的左侧还有受到脚踹后,磕到地上所形成的反作用力撞击点。

  最后,法医总结说,在朱爱民身上没有看到任何打斗,或是反抗所造成的伤口。也就是说,他是在没有反抗,或是根本就没有反抗能力的情况下,被凶手活活打死的!如此,案发现场的真相真可谓是令人发指!

  据介绍,被害华商遭群殴以后,脸部严重变形,后来在医院虽然经过了开颅手术等抢救,但最终仍死于颅骨骨折和多脏器衰竭。

  [ 3 ]

  主凶是怎样的一个人?

  据介绍,法院所认定的24岁主犯在此次案发之前就有在超市小偷小摸的劣迹。同时,在2015年11月11日当天,他一开始也是到朱爱民的店里兜售从其它超市偷来的商品。因打人而被捕以后,负责案件的警方介绍说,该主犯曾非常“义气”地将责任全都揽到了自己身上,说与另两位无关。在警察对其进行提审的时候,也嚣张地说,“我要用棍子打死那个中国人”。然而,在今年2月5日庭审开始以后,他却与两名同伙开始相互指责,推诿责任。这个曾对案件责任大包大揽的主犯改口说,他为了“自卫”打了华人几拳之后,另外两人冲了进来,对已经倒地的店主拳打脚踢。

  对于同伙的说法,另外两名嫌犯则表示,他们一开始并没有与主犯一起到店里去,而是在门外等着,看到里面打起来以后,才进去“拉架”。

  Cantabria大区法院原定去年10月23日开庭审理此案,但刚一开庭,主犯就向法官申请更换辩护律师,以便“能够真正的为其利益进行辩护”。主审法官听到被告的要求以后,也听取了参加庭审人员的意见。虽然大家认为,这是被告的故意拖延“战略”,以便审判能够推迟进行,但为了避免随后的庭审被判定无效,所以就答应了对方的要求。据悉,这名主犯从一开始已经换了三任律师。这样,他再以换律师的方法,又一次成功推迟了庭审。如此,Torrelavega华商群殴致死案的二审可谓是一拖再拖,极其坎坷。

  现在,检察官在二审中指控三名被告犯有暴力抢劫罪、伤害罪和谋杀罪,并要求法院判处主犯20年的有期徒刑,女性从犯5年的徒刑,以及向朱爱民的妻子赔偿126538欧元,向朱爱民的两个儿子也各赔偿52724欧元。

  那么二审的最终结果将会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