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解析西班牙政局表象背后的真相

2018年01月26日 05:36 来源:本报评论员 谷粱


/

  提要:最近加泰罗尼亚出了件大事,一批加泰罗尼亚高管和高官被判刑,并处以巨额罚款。但这件事情,并没有在社会上掀起多大的波澜,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加泰新政府的组建问题上。用政治问题来转移民众的注意力,这是政客的老伎俩。如果我们仔细分辨一下,在加泰独立问题上互相僵持不下的两个政党,刚好也是贪腐案件最多的两个党!

  巴塞罗那的加泰罗尼亚音乐宫,是加泰人心中殿堂级的音乐圣地。不过,这个神圣的殿堂,最近被“玷污”得一塌糊涂。音乐宫的一批高管,12人被定罪,还牵连一大批政府官员,前加泰主席被怀疑是幕后“主谋”。

  Félix Millet,加泰罗尼亚音乐宫前院长,涉嫌多项罪名,被判处9年8个月的有期徒刑,罚款410万欧元。副院长Jordi Montull,有期徒刑7年6个月,罚款290万欧元。同时,还有12名音乐宫的负责人被判刑和罚款。

  这批人,不仅吃下政府的基建补贴,对音乐宫的合作项目从中抽成,甚至伪造文件,申请欧盟艺术基金补贴等等。涉案金额可能上亿欧元。

  在西班牙,各个政党爆出贪腐丑闻,早已见怪不怪。从一个小小的加泰罗尼亚音乐宫的贪污,可以看出挪用公款中饱私囊体量之大。普通巴塞市民看到的是很久没有更换的座椅,斑驳的墙脚。音乐宫会说:经济危机,政府削减预算,没有钱啊!只能这样破烂将就着。

  实际上呢?他们贪污的那几千万欧元,不算钱吗?

  加泰音乐宫案件牵涉到许多加泰政府高官,这件事情,放在加泰罗尼亚,就犹如之前人民党内部受贿B账本曝光一样严重。可当下的关注度焦点,是如何让前大区主席重新当选。马德里没有大肆炒作这件事,加泰罗尼亚的媒体一笔带过。而马德里媒体,正忙着关注比利时的加泰前主席。

  新民主时期的加泰罗尼亚前大区主席普约(Pujol),在加泰拥有非常深厚的影响力,曾经的前主席马斯,是普约一手栽培提拔的,现在的普伊格蒙特同样受到普约家族的庇护。现在外逃到比利时的普伊格蒙特前一天宣布加泰独立,第二天就在布鲁塞尔安家落户了。这一前一后如此迅速的反应,必然是提前就策划好的。

  在海外搞政治,花费肯定不会少。外逃到比利时的,不是普伊格蒙特一个人,而是一个庞大的团队驻扎在布鲁塞尔。每天的开销,就是一笔大的支出。这后面,没有财团的支持,是绝对不可能的。

  财团,才是政客后面真正的顶梁柱。政客对财团的回报,自然是在各种政策和项目上给予“照顾”。

  官商勾结拿回扣,只是非常初级的合作模式。稍微高级的一点方式,是把“贪污”当成一次长期投资。

  比如,中央政府给地方环境保护项目预算了1000万,地方政府从中挪用400万到制造业项目,“帮助”自己的财团。为了把环境保护项目中缺少的400万资金周转出来,需要时间。这个时间,就是这次挪用公款的“投资周期”。运用不同行业和领域之间的项目预算,对资金流进行重组运作,打时间差,把大量的公用资金“运作”出来。一次挪走400,两次挪走800,再怎么“运作”,总是有遇到极限的一天。在这个极限的日子,就需要一场策划好的事件来归零。

  一旦东窗事发,找个替罪羊,象征性惩罚赔偿一下,浮在公众眼里的“事实”就会被淡忘。隐藏在政党后面的财团实力,没有受到影响,又可以新一轮的运作。很多新闻媒体里曝光的贪腐案件,并非真实监管部门工作给力,而是:时候到了,要找个方法来清零的。

  能够在议会中占据一席之地的政党,没有财团的支持,绝对是不可持续的。用政治事件削弱经济事件对民众造成的影响,这个策略,无论是激进党派还是保守党派,都心知肚明。从这个角度,大家也更容易理解,为什么加泰政府要一直死磕前主席重新上台,人民党的拉霍伊为什么一根筋非把加泰罗尼亚斗死才甘心。

  其实,首相拉霍伊和加泰独立党派,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他们互相合作唱一出戏,各取所需。拉霍伊恨不得他一上台,加泰就开始闹独立。因为如何度过经济危机拯救失业,让拉霍伊更闹心。发表演讲抨击加泰独立党,打打口水战,比拿出一个提高就业解决方案更容易。看看现在西班牙主流媒体对2018年的经济预测:2018年西班牙经济增长预期下调,因为加泰独立给西班牙经济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拉霍伊可以把经济发展减缓的锅甩给加泰独立,可以把减少医疗预算的锅丢给移民太多,把削减教育预算的锅丢给欧盟,拉霍伊所在的人民党,是全国贪腐最严重的政党,带领着全国人民和独立分子斗争,民众的焦点就在维护祖国统一,至于这期间发生的内部贪污,不是首要的。

  只要有外在的干扰因素,就可以成功的转移民众对内部矛盾的视线。

  加泰独立政党也在使用同样的伎俩。加泰人民现在最委屈的是:中央政府不给加泰足够的预算发展加泰经济。如果加泰人发现,加泰政府收取高速公路过路费,加泰官员可以从中分一杯羹;如果加泰人发现,加泰许多城市基建项目,中央政府有拨款,只是款项到了加泰没有用在该用的地方……,加泰前主席所在的政党需要通过闹独立,来转移加泰人对政府贪污受贿的关注度。

  加泰议会,选出了一个路人甲出任主席。为什么放着那么多德高望重的老人不选,而推选一个年轻人?因为老人输不起!加泰前大区主席普伊格蒙特,突然被选为大区主席,在位两年,现在还要因为政党需要“流亡海外”。很可能,普伊格蒙特在西班牙的政治生涯,就此终结了。这些压力和变故,有资历的党内大佬是不会愿意承受的。无论从政治成本和时间成本上看,普伊格蒙特都是一个炮灰。而现在新上任的38岁加泰议会主席,很明显,也是一个预备炮灰。

  如果现在独立党派重新选一个新人,直接代替普伊格蒘,AF定轻松Z被为大O新一任主席。为什么不这么做?

  因为这么做了,这场战争就结束了。独立党派想要的不是战争结束,而是要无限延长这场战争,延长站在舆论中心的时间。中央政府也需要延长这场战斗,因为,民众不关注加泰独立,就会关注拉霍伊的无能。

  在12月21日的选举中,年轻新锐的市民党获得了人民党选民的支持,一跃成为加泰罗尼亚席位最多的政党。虽然在议席数量上依然是独立派占绝大多数,但市民党,依然有资格推选一个新主席候选人的。

  为什么市民党放弃竞选加泰大区主席?因为市民党要节约成本!

  12月21日加泰地方大选,没有改变加泰政治势力格局。但市民党的胜出,是老派保守党PP人民党和新生保守党C’S市民党的一次联合营销。市民党成为第一个大党,给保守派选民一个交代。怒刷一次存在感之后,市民党的目的就达到了。毕竟,保守派PP人民党在加泰议会从来都是边缘非主流的。

  市民党很清楚,能够奇迹般成为第一大党,是因为独立联盟解体。如果竞选主席,基本上是没有希望的。

  市民党不做尝试和努力,因为没有收益和好处。中央政府和独立党派斗得不亦乐乎,他们的目的不是杀个你死我活,而是携手一起转移西班牙民众的注意力,掩盖两党在其他领域的不堪作为。 

  西班牙的政局死局,不是没有解,而是政党还不想解决。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