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解读中国国产大飞机C919试飞“新征程”

2017年12月18日 00:31 来源:中国新闻网


12月17日,第二架C919大型客机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完成首次飞行。中新社记者

12月17日,第二架C919大型客机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完成首次飞行。中新社记者 殷立勤 摄

  中新社上海12月17日电 题:解读中国国产大飞机C919试飞“新征程”

  中新社记者 张素

  中国国产大飞机C919的第二架客机17日在上海成功“首飞”,拉开全面试飞的新征程,并将接受中国航空工业领域等级最高的试飞验证考验。记者采访相关专家予以解读。

  何为试飞?

  据《航空知识》主编王亚男介绍,从“首飞”到取得型号合格证,一款新型大型客机主要经历研发试飞、表明符合性试飞、型号合格审定试飞等阶段,要完成高温、高湿、高寒、大侧风、溅水、最小离地速度、失速、颤振等1000多项符合性验证试验。

  中国自主研制的喷气支线客机ARJ21在完成了300项地面试验科目、528个验证试飞科目,累计试飞2942架次、5258飞行小时,398条适航条款关闭、3418份符合性报告得到审批后,才取得中国民航局颁发的型号合格证。

  如何试飞?

  大型客机试飞的程序标准相当严格,从试飞任务前编发试飞大纲,到试飞过程中申请人必须充分研究每一个适航条款和科目的试飞技术,再到试飞任务后进行试飞数据分析处理,得到中国民用航空局确认方有效。

  “为取得进入航线运行的资格,要完成的试验验证项目超过1000项。”中国商飞公司民用飞机试飞中心总工程师王伟说,C919大型客机进入了适航验证的“深水区”和“风险期”。

  业界归纳试飞的风险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是飞机设计、制造、试飞等环节中存在的适航偏差或背离,或者环境、条件等未知因素导致的意外;另一方面是必须要进行的风险科目试飞,比如失速、颤振、最小离地速度、自然结冰等,这是要找出飞机在特殊条件或状态下的性能极限,确定安全飞行的边界“红线”。

  试飞有何难度?

  王亚男说,试飞既是对飞机设计、制造的技术验证,这些验证本身也需要相应的技术手段来开展和实现。比如,试飞中经常需要对飞机的硬件进行更改,这些更改往往实施部位不同、机上贯彻时间长短不一,对飞行产生复杂和交联的影响。

  王伟举例说,C919第二架机将在试飞过程中着重测试飞机的重要系统性能,特别是以发动机为代表的飞机动力系统,也就是“飞机的心脏”。C919第二架机在上海安排有120多个试验点,用4至6个架次完成验证,争取在2018年1月底左右具备转场条件。

  业界概括大型客机试飞需过“六关”,即安全关、技术关、协同关、人才关、国际关和时间关。其中“人才关”极为突出,世界民用飞机巨头一般人才规模在15万人左右,而作为中国民用飞机产业实施主体的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拥有的各类技术人员不过几千人,试飞员和试飞工程师不过数十人。

  记者了解到,一款民用飞机型号的适航取证周期与本国航空工业所处阶段和具备的实力紧密相关。欧美等航空发达国家的一款新机型从“首飞”到取得型号合格证的时间一般为两三年。而中国适航验证经验匮乏、资源不足、体系尚不健全,因此需要6至8年时间。

  中国有何准备?

  根据计划,C919大型客机项目共制造6架试飞飞机,第1至3架飞机主要承担性能、结构、操纵性等方面试飞;第4架飞机主要进行航空电子设备、照明等方面试飞;第5架飞机主要进行舱内环境控制、客舱系统、高温高寒等试飞科目;第6架飞机主要承担客舱系统、功能可靠性等试飞科目。

  为提高试飞效率,中国商飞公司计划采用“双基地”、多区域协同试飞模式,3架飞机将以陕西阎良为基地开展试飞,另外3架飞机将以山东东营为基地进行试飞。

  王亚男注意到,通过ARJ21,中国已攻克了鸟撞试验、全机高能电磁场辐射试验、闪电防护间接效应试验等重大试验技术难关,掌握了失速、最小离地速度、颤振、自然结冰、起落架摆振等关键试飞技术。

  中国商飞公司方面表示,C919大型客机项目全线人员正在吸收消化ARJ21试飞取证的宝贵经验,为努力打赢C919大型客机试飞取证交付“攻坚战”而奋斗。(完)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