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信用租房能解决租房市场的痛点吗?颠覆者还是推动者?

2017年10月25日 05:20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闵杰 租房体验差,是长期困扰租房市场发展的痛点。很多人在租房的时候,都经历过黑中介、房东随意上涨房租、提前逐客等情况。房东也有烦恼,即使收了押金,也很难避免一些糟蹋房子的不靠谱租客。

  互联网金融技术和信用体系,正在试图从根本上改变传统租房模式的痛点。近期,北京、上海、深圳等8个城市的超过100万套公寓正式上线支付宝,率先试水“信用租房”模式。支付巨头中国银联也宣布加入住房租赁市场,搭建“住房租赁金融服务体系”。

  与传统租房业务不同,“信用租房”模式的核心在于,每一套可租房源、每一个租客、每一个房东,以及每一个中介服务人员,都将对应一套信用评价体系。信用好的租客,能更容易租到好房子。信用好的房东,更容易提高租房成功率,也有助于租一个好价钱。信用好的从业人员,也会比其他人有更好的业绩。而信用不好,则会处处受限。

  金融企业介入租房市场,会像电子商务对中国零售业带来的革命性变化一样,彻底改变传统租房市场吗?

  租房市场痛点成顽疾

  15年前,王博有过一次不愉快的租房经历。

  有一天,王博突然接到房东卖房通知,让王博搬家。尽管租约还没到期,但出于善意,王博只能重新找房。但王博的善意最后换来的是冰冷的教训,他事后发现,房东并没有卖房,只是把房租给了出价更高的人。

  “这个行业很重要、很民生、又有很多痛,特别需要创新,而创新正是互联网公司与生俱来的基因。” 蚂蚁金服创新及智能服务事业部总经理王博说。

  1010日,在中国放心公寓联盟发布会上,支付宝宣布正式上线租房平台,推广免押金信用租房。

  支付宝上线租房业务引起的社会关注度,有些超出王博的预料。

  “发布会的现场都被挤爆了。”王博说,大家之所以这么感兴趣,存在几个因素:一是因为租房和很多人的生活息息相关,是对个人影响很大的民生领域。二是租赁行业的很多痛点长期存续,但没有哪家平台能够做出足够的创新,来改变行业现状。

  实际上,信用租房已经在支付宝上试运营了一段时间,最初只是对上海地区开放。

  在试运行的半年多时间里,王博有几个发现,提供信用免押金的房源虽然仅占房源数量的15%,但却占据了80%的成交量,证明信用租房模式非常受到用户的青睐。

  出现这样的数据并不出奇,因为这种变化意味着一个用户的租房启动资金很可能节省上万元。例如一套月租3500元的公寓,如果付三押一,用户第一次付房租要支付14000元,但如果付一押零,则只需要支付3500元,至少可以节省10500元,这对于很多刚刚毕业的年轻人来说,可以大幅缓解资金压力。

  另一个发现是,半年多时间里,没有严重违约事件发生,“因为免押金,租客就在房子里破坏,或者把电器搬走,这样的投诉没有发生过一起。”王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此次支付宝上线租房市场,给行业带来很多全新的概念和游戏规则。比如,支付宝将结合芝麻信用积分,在上海、北京、深圳等8个城市,芝麻信用650分以上,可以申请免押金、按月交租。

  另一个新的“游戏规则”是,预计在今年年底,在支付宝的租房平台上,还会形成租客、房东和从业人员的租房信用档案。爱护房源,按时交租,诚实守信等行为都有助于信用积累;挂出假房源、恶意欠租、提前清退、任意涨租等失信行为则会影响其信用评估。

  纯粹互联网基因的平台,介入租房市场,并不让人意外。比如,58同城、赶集网、闲鱼等信息分类平台,早就已经上线个人租房信息平台,平台入口直接对个人房东开放。而由此带来的一个问题是,很难区分是个人发的真房源,还是中介发的假房源。不少用户吐槽,在58同城这类分类信息网站上,中介会发假的、价格低的房源吸引用户联系,用户联系后就说这个房源没了,然后带用户到处看房。这已经成了该行业泛滥的套路。

  简单地把房源信息从线下搬到线上,并不能真正解决行业长期存续的顽疾。链家研究院院长杨现领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长期看,这个行业需要的不只是一个所谓的流量平台,或者只是一个连接者的角色,“这个行业真正需要的是产品和服务的标准,以及标准的落地执行能力,如果没有这些,真正的改变就不会发生。”

  在很多人看来,用互联网技术创新改造依旧传统的租房市场,是迟早的事,甚至来得有些迟了。而在王博看来,虽然大家都希望能再快一点,但实际上时机刚刚好。“中国移动支付从2014年才普及起来,开始走向线下,到现在开始无处不在。随着移动支付的演进,才有信用的不断积累,才有消费金融领域很多产品的完善。”王博坦言,如何从线上客户转向服务线下客户,需要能力的转换,需要多维度能力的积累。

  信用租房看似并不复杂,但实际上需要涉及多维的互联网能力。王博解释说,“电子合同需要依赖支付宝的实名认证和支付能力;免押金和信用档案需要依靠芝麻信用的信用体系;而按月交租的背后其实是房租分期,需要依赖蚂蚁金服的金融解决方案。”王博表示,支付+信用+消费金融的这一整套多维能力,蚂蚁金服将会全面向租房行业进行开放。

      “免押月付”背后的利益平衡

  支付宝租房并不直接对个人房东开放,而选择和长租公寓机构合作。

  目前进驻支付宝的房源主要来自首批合作接入的长租公寓品牌——蘑菇租房,接下来将有魔方、寓见、V领地、蛋壳等近十家长租公寓品牌陆续接入支付宝。

  “我们没有考虑把租房入口开放给个人房源。支付宝的租房平台,要求有品质、有服务,这些更多是B(机构)能提供的,因此现在的模式是B2B2C。”王博解释,目前的模式是通过服务于品牌化的连锁公寓机构来触达个人用户,用户可以通过支付宝,找到品牌公寓方的房源,预约带看,继而线上签约,通过支付宝支付房租。

  如果个人房源直接上传平台,再直接租给个人租户,也就是C2C模式,听上去是一个很理想的“去中介化”模式,但在实际中会带来大量的不确定性和管理难题,也很难对服务品质进行把控。

  “对个人房源的管理,阿里的咸鱼做得还不错,从租客到房源都有不少亮点。”链家地产研究院院长杨现领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未来的趋势来看,B2C仍然是大趋势,但仍然会有一定比例的C2C,但是这一块市场应该很难独立形成平台。

  不过,和机构合作的一个潜在挑战是,这种“信用租房”模式需要最大程度的平衡双方的利益诉求。

  对支付宝来说,租房业务的目标在于推广“付一免押”的信用租房,积累更多租房场景下的信用数据。而对机构来说,与支付宝合作,目前最大的价值在于其作为流量入口的功能,但“付一免押”是否会影响公司现金流,从而对继续扩张房源造成影响,有待考量。

  长租公寓的前期投入大,获客成本高,需要线上线下的运营相结合,在这种重模式下却需要快速跑马圈地来占领市场。高投入和不对等的规模发展,导致长租公寓普遍处于盈利薄的困境。

  蛋壳公寓是一家以分散式合租公寓为核心业务的创业公司,20151月成立于北京,目前已经进入了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运营了超过5万套房源。

  这种“分散式合租公寓”的业务模式,近年来在不少城市风生水起,最典型的是链家的“自如”公寓模式。不同于传统的房屋出租,公寓运营方从个人房东手里把房子整租下来后,对房屋进行品质化改造,再分散出租给租户,目标人群一般是都市白领。

  “对公寓机构来讲,无论接入任何一个平台,大家最看重的是流量。”蛋壳公寓CEO高靖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蛋壳公寓也即将上线支付宝平台。此前公寓运营要提高流量,必须投入高额的广告费用,而支付宝平台的引流能更快速和低成本找到优质租客。

  另一方面,蛋壳愿意尝试“信用租房”的原因在于,不仅租客需要挑选有信用的房东,作为公寓运营方,也希望出租给信用好的租客,从而减少损失和管理成本。高靖表示,现在很多信用数据都来自消费,没有行为的信用数据,“而租房是最能体现行为信用的。”

 [1] [2] [下一页]

[编辑:页丛槿]

友情链接 |
欧华网  |
关于欧华 加入我们 寻求报道 联系我们
总编室 E-mail:ouhuabao@ouhua.info
广告部 E-mail:publicidad@ouhua.info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