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ICO乱象:监管缺乏时空气币也可获得巨额资金

2017年09月15日 05:55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

中国新闻周刊:94日,中国人民银行联合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等机构,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对近期国内通过发行代币等形式进行融资的金融活动进行严厉定性:“代币发行融资”(又称“ICO)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这次主要打击非法集资,控制风险,促使金融回归本源。”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电子虚拟货币的立法工作正在进行中,ICO整体风险预警并不是“一刀切”,未来整治ICO市场,要遵循风险和创新平衡的原则。

  扩张

  725日,“区块链ICO行业生态体系建设研讨会” 在贵阳举办,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中国境内通过ICO形式获得融资的金额,已经超过传统VC市场,单个项目募集人数普遍超过200人,构成非法集资要件,提醒有关部门注意,避免发生群体性金融事件。

  此报告一出,监管部门和研究机构相继对“代币发行融资”的定性问题进行表态。

  818日,中国人民银行召集证监会、银监会代表,共同对“代币发行融资”定性问题进行探讨;824日,国务院法制办在其官网公布了《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其中第15条第二款指出:以发行虚拟货币为名义筹集资金的行为,如果违反国家许可及相关法律法规,国家有关部门将启动行政调查;830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各类以ICO名义吸收投资相关风险的提示》,指出国内外部分机构以ICO名义从事融资活动涉嫌诈骗、非法集资;92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各省市金融办()发布《关于对代币发行融资开展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指出:ICO本质上属于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行为,涉嫌非法集资、非法发行证券、非法发售代币,以及涉嫌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扰乱了经济金融秩序。

  在《公告》发布前,中国ICO业务正如火如荼。《报告》指出,2017年上半年,面向国内提供ICO服务的相关平台共计43家,已经完成的ICO项目累计融资规模折合人民币总计26.16亿元,累计参与人次达10.5万;此外,ICO融资规模和用户参与程度呈加速上升趋势。

  金融科技分析研究公司Autonomous的数据则显示,中国参与ICO人次总数高达200万;ICO平均每周销售量从2016年的1.5个,上升到2017年前四个月的2.75个,几乎翻了一番。同时,初创公司今年使用货币数字加密技术共筹集资金130亿美元,远超区块链初创公司获得VC投资总额,较2016年增长6倍。

  以以太坊为例,比特币交易网K线图显示,以太币价格2017年经历了大幅上扬,从11日的56.67元,上涨至610日的近3200元,创下历史新高。

  除以太坊,其他代币也经历了火爆式增长。云币网的数据显示,523日,量子币上市交易当天最高价格高达66.66元,该币初始众筹价格仅为2元,涨幅高达33倍。

  K币创始人薛鑫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所有通过ICO手段募集资金的公司或个人,鲜有没达到融资指标的。

  除ICO发币方外,ICO融资平台同样呈急速发展的趋势。以ICOAGE平台为例,其官网数据显示,ICOAGE平台于20173月上线,融资额已超过1.7亿美元,上线项目数量30多个,参与人次6万多人,短短半年内,资产市值增长了678%,成为中国融资量第一的ICO平台。

  比特币等老牌数字代币也同样火爆。比特币交易的K线图显示,从20174月以来,比特币价格逐渐走高,从6000多元一路震荡上行,飙涨至8月份的32000元左右。

  下架

  830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各类以ICO名义吸收投资相关风险的提示》,列举了两类ICO高风险行为及应对措施:

  一是国内外部分机构采用各类误导性宣传手段,以ICO名义从事融资活动,涉嫌诈骗、非法销售证券、非法集资等行为。

  二是由于ICO项目资产不清晰,投资者适当性缺失,信息披露严重不足,投资活动面临较大风险。

  在ICO盛行之时,诸多ICO项目白皮书临时拼凑;合伙人照片充斥大量外国模特;公司组织结构使用Windows画图软件临时勾勒;有项目上线后宣称业务构思已超过3年,一直等到圈钱人离场,白皮书一栏仍然为空白。

  Autonomous研报透露,大部分募资公司只想利用人们对数字货币生态的新鲜和兴奋感,借助社交媒体进行推广宣传,并抓住目前市场缺乏可强制执行的监管时机进行诈骗。一旦融到资金后,那些在白皮书中承诺的计划根本不会落地,这在中国ICO项目中尤其普遍。

  在薛鑫看来,一方面,ICO融资者不会公开资金流动情况,另一方面,投资人对资金流动并不感兴趣,他们只对该币未来的市价感兴趣。“有一种很怪的感觉,像玩游戏一样,得不到任何市场反馈意见,那些投资人像是没有生命般的存在。”

  对于企业而言,信息披露的成本非常高,需要恪守严格的董秘制度、会计师审查制度,还要定期召开会议公开企业财报及经营情况。美国科技金融公司Fintech4Good创始人张晓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美国,如果投资者认为被投资企业有信息隐瞒或语言误导等行为,投资者可以向美国证监会提起诉讼。

  有业内人士认为,由于信息披露制度不健全,ICO已经具备了“非法性”“公开性”“利诱性”“不特定性”等快速融资圈钱牟利的属性。

  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陈云峰曾建议企业在项目白皮书中对项目目标、ICO期限、项目发展策略、开发团队、项目特色,以及其他相关ICO细节做出实质性披露,不可夸大宣传。

  陈云峰认为,ICO是区块链技术在融资模式上的创新,依靠区块链技术有助于建立超信任,实现项目的去监管化。作为企业融资的新型模式,ICO是否最终能得到监管部门认可,甚至取代IPO,除了依托区块链技术实现外,更需要行业自律。

  830日,ICO融资平台ICOINFO宣布暂停一切ICO业务,自此拉开各大ICO平台下架序幕。

  92日,比特币中国宣布停止针对ICO币的充提。其公告解释:由于近期国内对ICO监管处于调研阶段,相关条款仍未明确,比特币中国从合规角度考虑暂停ICO币交易,待明确监管条款后再酌情恢复。

  93日下午,ICO服务平台ICOAGE发布暂停服务公告,称是为了配合最新的政策进展,防范可能的风险。

  随后,聚币网、币久网、火币网、币盈网等网站在94日之前相继关闭ICO业务窗口。

  北京大学金融创新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冯科认为,暂停ICO经营是合理的。他说,从理论上讲,ICO平台的建设基于区块链技术,通过将社区中的每一区块或节点相连,最终实现信息的共享和去中心化。“可以说,存放在ICO平台的数字代币理应比存放在银行更加安全,更有保障。”

  但是在现实中,ICO平台并没有将区块链技术完善的应用于社区当中,以至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区块被建造,每一个交易者的电脑只具有代币的购买和销售功能,并不具备清算和记录功能。

  因此,ICO平台有摆脱监管审查、暗自转移公共资金的可能性。公共资金转移以后,公众又难以对资金去向进行追查。

  以比特币交易平台为例。2014 2 28 日,曾是世界最大比特币交易商 Mt.Gox申请破产。Mt.Gox发布公告称,此次事故主因在于黑客入侵,盗走Mt.Gox至少 85 万枚比特币,总市值超过4.5亿美元。

  201683日,总部位于香港的在线比特币交易所Bitfinex网站发布声明称,82日晚上6时,其交易系统出现安全漏洞,遭到黑客入侵,共导致11.9756万枚比特币被盗,总市值超过7000万美元。

  至今,关于Mt.GoxBitfinex是否为监守自盗或平台协同犯案的争论,还在进行。

 [1] [2] [3] [下一页]

[编辑:页丛槿]

友情链接 |
欧华网  |
关于欧华 加入我们 寻求报道 联系我们
总编室 E-mail:ouhuabao@ouhua.info
广告部 E-mail:publicidad@ouhua.info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