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海外华人的变化

2017年05月15日 06:27 来源:欧华报


/

我的父母是海外第一代华人,很小的时候我就随我的父母在西班牙马德里扎下了根。年幼时的记忆并不清晰,我只记得当时我们租了一个特别小的房子,内部结构也只有两个小房间与一个厕所,我常常在我爸妈上班的餐厅吃饭又或者在邻居的酒吧蹭饭。

以前爸爸妈妈总是没日没夜地工作,我不是一个人在餐厅闷着就是跑去邻居酒吧玩耍。到了暑假我爸妈还是照样上班,他们的生活一成不变,每天做同样的的事,与同样的人交流,只有一有客人,他们立刻忘记疲倦,像上了发条的机器一样努力工作。而我则经常被邻居(一个特别喜爱中国小女孩的西班牙老人)带出去玩,海滩啊,农村啊,整个西班牙都被我转了一圈。每当过完暑假,我妈都会笑我黑得都认不出来了,还是不是她女儿。当我看到妈妈脸上的灿烂我也很开心,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开心,是不是因为妈妈从不渡假而我却迥然不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笑得那么灿烂,是不是因为我领略了她从未见过的风景。

日子一天一天地流逝,我家的生活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当我上小学二年级时,我们已经有钱买房子开自己的店面了,所以我们搬家了。虽然房子还是很小,但是我们内部结构多了一个房间和一个厨房,我妈妈也请得起保姆,有时妈妈的亲戚还会来投靠,我们的小房子有几年都会住上十几个人,我们这些小孩子都挤到一个房间,五个小女孩挤到一个上下铺的小床和身旁的一个中床,我弟则给他安排了一个小床在客厅。当时生活已经有了一些起色,但是爸妈的上班族生活还没停歇,我常常和保姆还有弟弟在家又或者在店里发呆,不过暑假老外还是会来接我去旅游。

又过了几载,我妈妈又开了一家店,是酒吧。当时我爸妈全身心扑在酒吧生意上,而我在学校交到了很多朋友,我看到人家小朋友和爸爸妈妈接吻牵手拥抱我也有些感触,回到店里就要和妈妈接接吻牵牵手抱一抱,可当我碰到妈妈手时,没想到以前她用来抚摸我的柔脂已经变成了伤痕累累的粗手,爸爸也常常因为劳累去医院看病,想到这里,默默地有些心疼。

后来我们开过衣服店、糖果店、百元店等等,也关过那些店,选择开别的店。还记得我们同时开过四家店,唯一的员工就是表舅,当时我们全家都在为我们的未来而奋斗,而如今我们已丰衣足食,有两家店,一个糖果一个酒吧,我们的小房子租了出去,也买了一个大房子,我们一家六口,爸妈一个房间我们其余的一个人一个房间,家里还有两个厕所一个厨房一个大厅。在生活上我们会轮流上班,轮流放假,轮流旅游,但我们也会在不必要的事上省钱,因为我们知道这富足的生活是爸爸妈妈一把汗一把泪积累起来的,他们白手起家,却给了我们多姿多彩的生活。

我爸妈在20世纪初来到西班牙,我记得当时的中国人还不多,后来才慢慢地增加了,如今几乎在每一个城市都能看见中国人开的店,最初最多的是小餐厅和糖果店,如今有超市,有酒吧,有豪华餐厅,有酒店,有KTV,各行各业都有中国人在做,而他们大多数都是白手起家,从落魄到富有,老外常常会讲到中国人多么有钱,有些人甚至质疑这些钱,但他们也许是没真正体会到有钱的背后到底有多少心酸吧!我们中国人也许是见钱眼开,但是我们是有绝对的付出,我们深深地明白钱在生活上的作用,我们愿意为生活付出最大的努力,赚取最大的财富。中国人勤奋,为了自己,为了家人,为了国家而努力。我们落魄过,悲哀过,辛苦过,经历过种种才有我们如今强大的中国,爸爸妈妈来之不易的人生让我深深地感恩。

 

西华联中文学校 陈微微

指导老师 彭清秀


[编辑:]

友情链接 |
欧华网  |
关于欧华 加入我们 寻求报道 联系我们
总编室 E-mail:ouhuabao@ouhua.info
广告部 E-mail:publicidad@ouhua.info
合作伙伴 |